主页 > 英语散文 > 正文

邂逅烤馕炉和烤包子

2021-08-27 21:36:40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11

邂逅烤馕炉和烤包子

“哎!这是啥东西啊?”

“不知道!”王君摇摇头。

我和王君在沙伊东镇街上一边悠闲踱步,一边欣赏街道两边风情的时候,看见维吾尔族人家门前,有一些砖砌的小穹窑,极像烧制粘土砖的砖窑,只是体形矮小而已,约有半米高,顶上有铁盖。

我俩正纳闷着,又看见两位三十多岁的维吾尔族妇女,都是胖胖的身材,穿着很朴素,围着围裙,带着纱巾。她们两个在其中一个窑前忙活,一位,在拾掇木柴,另一位,在用铁箕子从窑内往外掏烟灰。王君走进她们,问: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?”

那个掏烟灰的停下手里的动作,笑着告诉我们:“烤馕啊!”

哦,原来那是烤馕炉!

到新疆以来,烤馕,我们吃过几次了。也在库尔勒老街上见过街上的烤馕炉,但是,维吾尔族人自己家里的烤馕炉,却是第一次见。

趴到炉子上看看,里面的形状像我们家乡的烧饼炉,口小肚子大,炉壁上光溜溜的,还有烤馕揭去以后的痕迹。炉底还有烟灰。

往前走走,正赶上两个维吾尔族妇女在一家敞开的院子里做烤馕。还有几位小孩子在围观。

一位妇女,负责往炉子里添柴烧火,炉子里已经被烧得旺旺的,站在炉子旁边,明显感觉到热气腾腾,烤人。

另一位妇女,在一张大木案子上,拿擀面杖,将一团面擀成圆圆的博饼,又叠一下,再稍微擀几下,就成了大概一尺方圆的圆饼,撒上些芝麻,再擀几下,让芝麻粘牢靠。旁边,已经擀好了好些圆饼。

听负责烧火的维吾尔族妇女用维吾尔族语叽里咕噜了一句,擀饼子的妇女就把一张饼子贴在手背上,然后,伸进炉子里,贴在炉壁上,贴好了,又贴下一张。直到贴满了整个炉壁,才罢手。

过了一会儿,一张张饼子受了热气的激发,渐渐鼓胀起来,表面的颜色也开始微微发黄。这种情景,跟我们家乡打烧饼的情形差不多。

我和王君兴致勃勃地观看,那两个维吾尔族妇女似乎并不厌倦,而是旁若无人,微微笑着,干她们的活儿。有时候,侧过脸来,对我们俩笑笑,笑得天真而坦然。

因为要跟其他伙伴集合,我们没看到烤馕彻底熟透,就对她们摆摆手,离开了。

2008年清明节那一天,春和景明。清明时节,正是梨花盛开的时节,我们听说沙伊东园艺场的库尔勒香梨树特别多,花开得也盛,趁学校里要过大星期,我们六七位一起在库尔勒一家私立学校当老师的老乡,就一起坐大巴车,去了离市里四十公里左右的沙伊东园艺场,看梨花。去了之后,真是千树万树梨花开,洁白素雅,娇艳妩媚,煞是好看。果然不虚此行。看完梨花之后,大家分散开来,我和王君一并而行。就看见了烤馕炉和烤馕的情景。

和其他同伴会面后,我指着街道上那些砖砌的矮窑,问他们,“知道那是什么吗?”

支支吾吾,竟无一人答出正确答案。我和王君就领着他们到烤馕炉前,揭开炉盖,告诉他们,“仔细看看里面。”

让他们细致观察一番之后,又问他们:“里面像不像咱们家乡的烧饼炉?”

他们都说:“像!像!”

我就得意洋洋,在他们面前卖弄一番,给他们详细讲解一通,一个个,才“哦哦哦!”恍然大悟。

后来我才知道,维吾尔族人给自己家里烤馕,一定要用木柴,木柴烤馕,才有本真的香味儿。因为木柴燃烧烟气太大,就把烤馕炉砌在院子外边的街道边,有的是一家一个,有的是几家共用一个。一次烤许多,放在家里,时间长的可以吃一两个月,入寒冬前烤一次,就能吃到来年春天。南疆库尔勒一年四季几乎不下雨,干燥得很,不用担心烤馕霉变。我在南疆,看见好些出远门的维吾尔族人,随身带着烤馕,饿了,拿出来就吃,携带方便,吃起来更方便。

新疆的烤馕并不是就那么一种大圆饼,我在库尔勒老街,见过摆着许多烤馕的摊位,大大小小,厚厚薄薄,甜的咸的,撒芝麻的,都有。还有油馕,肉囊。细数起来,得有十好几种。

其中一种小囊,大小就像我们内地的鸡蛋糕,样子却像面包圈,周边鼓胀,中间凹,焦黄的外皮还粘着芝麻。维吾尔族的烤馕人一定是借鉴了烤面包的制作工艺,烤出这么精致的面包囊。看着这么精致的小馕,就想吃一口,一问价格,五毛钱一个,就买了几个,和同行的老乡共同品尝。吃到嘴里,甜香,感觉既有面包的酥软,又有馕的柔韧,确实别有味道。

维吾尔族人也在吸收不同民族食品制作的长处,改进自己的馕的制作工艺和品种。这一点也证明,维吾尔人也在吸收其他文明的长处,提升和完善自己的文明水平。文明的进化,不受国界和种族的限制,一块小馕,可见一斑。

转来转去,日头已过午,正好,镇口路边,有一家维吾尔族餐馆。流水潺潺的小河边,三间小木屋,外面的装饰,是纯粹伊斯兰风格,走进去,看见里面挂着维吾尔族特色的红色窗帘,在阳光照耀下,满屋子都是红色光晕,给人以温馨的感觉。

大早晨就出门,又跑了几个小时,大家肚里都很饿,王君就问:“有什么现成的好吃的面食,先垫补垫补肚子?”

一个干净利索地中年维吾尔族妇女答道:“烤炉里有羊肉烤包子,端出来就能吃!”

“先端上来两盘子再说。”

“好咧!”

转眼之间,两盘羊肉烤包子就端了上来。乍看外表,像我们汉族的煎饺,仔细看,又有区别,下面是四方的,上面圆鼓鼓,焦黄颜色。吃一口,外焦里香,除了羊肉,又有西红柿、皮牙子(洋葱)等蔬菜丁,又加了新疆的孜然、胡椒等调料,自有特殊风味,确实挺好吃。

也许是饿了,也许是这里的烤包子真的特别好吃,大家一边啧啧称赞好吃,一边狼吞虎咽。一会儿的功夫,两盘烤包子就扫荡精光。又要两盘,很快又吃完了。每人又吃了一份拌饭,才意犹未尽,走出餐馆。

后来,又吃过烤包子,似乎再也没有那一次好吃。

癫痫病的饮食
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
北京最好治癫痫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