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正文

成长的烦恼(九)

2021-10-30 06:38:22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原创: 高原麦客

 

扬帆对陈佳琪说:“兄弟,我希望我们在上海见。”这句话无限的真诚,似乎化解了陈佳琪郁结在心头所有的恨意和失落。人总得向前看吧,翻过去的那一页,再后悔也无济于事。 

 

“你上课怎么老走神呀?”新同桌孙明瑞提醒他。新同桌瘦高个,干净的面孔配上黑框的眼镜,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。一身宽松的衣服穿在身上,空荡荡的,像是罩在一截树桩上,走起路来轻飘飘的,随时像是会被风吹倒 。他上课的时候像一尊雕塑,会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板。

 

男同学在一起就显得自然的多了,两个人多半天就熟悉了。下课的时候,陈佳琪从孙明瑞的口中得知,孙明瑞高中三年一直在这所公立学校学校读书,因为家里在农村,父母是本本分分的农民。兄弟两人,老大在工地做粉刷工,父母在家务农,生活比较拮据,根本没有去市里上学的想法。

 

“你们今年能转回来重读,幸运多了。去年学校刚调来一位新校长,亲自抓教学工作,把优秀的教师打乱,分到每一个班。不像以前的校长,只抓重点班和实验班。新校长对那些课堂上不好好教书,课后以补课牟利的教师严肃处理。去年年初,还开除过一位教师。”

 

“所以,这两年,这所公办学校的升学率不断提高,已经快要接近城里那些师资力量雄厚的民办补习学校。”陈佳琪诧异的问孙明瑞:“明锐,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学习的料,胸有成竹,像个研究生,你怎么也落榜了?”

 

孙明瑞无奈的说:“我也觉得不可思议,可一考试就‘拉稀’。每次考试都是信心满满,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我有严重的‘考试恐惧综合症’。为此还专门去过西安,看过心理医生。他们说我想法太多,这些想法会变成一种无形的压力。”

 

“奇怪,考试干嘛要想那么多呀?”“没办法,我的家庭情况可能和你不一样。我哥今年都32岁了,整天在外打工,到现在连个媳妇还没有。父母年龄大了,总希望我能考上大学,改门换户。每次考试,我都异常迫切,想证明自己的实力,结果大都差强人意。”

 

“我在一本书上看到,通过冥想能治愈这种症状,最近我正试着练习。”“你觉得效果怎么样?”“不怎么样,还是很难控制自己,一闭上眼睛,就会浮想联翩。”“看来你属于发散型思维。这不是病,我觉得应该是一种更独特思维模式,你应该珍惜它,用好它。”“呵呵!我怎么觉得你说话像个专家。”孙明瑞打趣说。

 

“我昨天看过一本心理学方面的书,里边正好说到这种情况。”“看完了,让我也瞧瞧。你怎么研究起心理学了?”“暑假的时候,无意间看到一篇关于心理学的文章,就迷上了心理学。”“都说像咱们这个年龄,属于青春的萌动期,班里那么多女孩你不迷恋,怎么会迷上心理学,有点不可思议。”

 

“我再问你一个问题。”孙明瑞眼里带着一丝坏坏的狡黠。“问呀,看你这个聪明的脑袋里装着不少问题。”陈佳琪坦率的说。“我看咱们班的吴晶晶对你有意思,你家伙艳福不浅,刚开学就被班花瞄上了。听说吴晶晶在市里上学的时候,学校有好几个男生追她。”

 

“你这都是哪里杜撰来的,原来我和吴晶晶在一个学校,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这时楼道里走过来几个女生,孙明瑞压低了声音说:“我有内线,我的一个哥们正好和吴晶晶在一个班,他每次回来都会讲关于吴晶晶的故事。我看你这人真是榆木脑袋。”

 

陈佳琪有点生气,连说话的声音瞬间高了几度:“没想到你文质彬彬的外表下,藏着一颗蠢蠢欲动的心。你家伙是个伪君子。”“什么伪君子不伪君子,在学校光知道学习,聊学习,无聊死了,这叫劳逸结合。我也是随口说说,像我这长相,这身板,女孩子也没人会喜欢我。”

 

听到这句话,陈佳琪眉宇间的怒气很快散开。没想到这哥们还是万花筒,什么事情都知道。他从孙明瑞的口中了解了许多以前他不知道的东西。这个有口无心的同桌,再一次展露出他博学多才的潜质。

 

高三下午放学,只有一个半小时就要上晚自习,所以为了赶时间,学生们几乎不出校门,在学校的食堂里填饱肚子。每天下午吃过午饭,打半个小时的篮球,几乎成了陈佳琪的习惯。

 

他喜欢换上短袖短裤,和一群男同学在操场上生龙活虎的样子。他不明白,篮球一个圆圆的没有生命的东西,能牵动那么多男同学的心。带球,传球,接球,纵身一跳,准确将球扣入栏环,对陈佳琪来说,再没有比这更得意的事情了。

 

紧张、激烈、刺激,完全是力量的角逐。一场比赛下来,陈佳琪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圆领的T恤已经全贴在身上。一阵微风吹过,他打了激灵。这种紧张过后的放松和惬意,只有打过球的人才能真切的体会到它的美妙。

 

此时太阳已经接近地平线,天空像是泡在染缸里的锦缎,云朵像是被耀眼的亮色重新勾勒一般,一块块夺目而绚丽。圆盘一样的夕阳,已经发不出炙热的温度,像一个平易近人的父亲,温和,平静,想要把一切揽在自己的怀抱。

 

操场西边的小径上,有一位女孩,一只手拿着书,一只手背在身后,时而若有所思,时而盯着手里的书,眼睛看着远方。夕阳把她长长的剪影勾勒在操场上,她的头在发逆光中,泛着金黄的颜色,像是戴上一顶漂亮的王冠。

 

“太美了。”不用猜,陈佳琪也知道,那是吴晶晶。这个女孩行走在小径上,像一片云彩,同时也飘进了陈佳琪的心里。

 

只要在教室里、校园的小径上、饭堂大厅里,一看见吴晶晶的背影,他的心就一阵狂跳。就像心里装着一只兔子,它蹦跳着,冲撞着,呼之欲出,冲破自己的身体。那种感觉既兴奋,又美妙,却又带着某种无法形容的神秘。

 

有时,陈佳琪想要把这种美妙的感受,分享给某一个人,却发现根本找不到。几个以前认识的,还有后来认识的,缘分都太浅。他只能在每晚睡觉的时候,想想那个漂亮的女孩,那个刻在他大脑里修长的剪影。

 

开学一个月后,偶然间收到了一封广州发来的挂号信。信是刘思濬寄的,那娟秀的字体,字里行间处处流露出一位大姐的关怀、细心和温情。她告诉陈佳琪,她现在复习考研,异常的艰难。毕竟,她不是科班出身,没有参加过高考,。她现在的状态,算是一种“草根的逆袭”吧。

 

并且她问陈佳琪,“现在的状态怎样?能不能跟上学校的节奏?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?”这时候,陈佳琪突然想起书里的一句话:“真正理解你的人,是能钻进你的心里,感受你的感受,体会你的体会,思考你的思考,像你肚子里的蛔虫,甚至比你还要了解你。”似乎刘思濬就是这样的女孩。

 

陈佳琪手足无措,内心那份既期待又恐慌的矛盾心理,时不时困扰着他,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完全被打乱。虽然他知道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复习备考,但藏在心里的那份爱意,就像火苗一样,时不时会从心里窜出来。

 

有一天晚上,陈佳琪做了一个梦,梦到他和吴晶晶走在一条无人的小径上,小径两边花红柳绿,远处山峦起伏,山上的积雪在阳光下发着刺眼的灿白。能看见山下的成群的牛羊和低沉的云彩。吴晶晶穿着云彩一样漂亮的衣服,衣边上点缀着玫瑰色的小花,她迈着轻盈的步子,和他一起漫无目的行走。

 

一阵飓风吹来,天空被黑暗笼罩。黑暗里似乎有一簇簇的火苗向他们靠近,陈佳琪甚至听到了急促的嚎叫声。不好,又遇上了恶狗。他拽着吴晶晶的手撒腿就跑,那些火苗跳动着,离他们越来越近,有一只恶狗跃过他们的头顶,挡住了去路。

 

陈佳琪抓起一只木棍,向那只恶狗扫去。恶狗受伤,哀鸣着一瘸一拐的远去,但有更多的火焰向他们聚拢过来。他想到死亡,而一看到吴晶晶模糊不清的面孔,以及颤抖不止的身体,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一把扯过吴晶晶紧紧的抱在怀里。陈佳琪心里想,既然死,先让我喂饱这些恶狗再说。

 

瞬间,巨大的幸福感向陈佳琪袭来。死亡不再可怕,反而成了一件无比期待的事情,这种时刻来的太突然。慢慢的,有一种股光晕环绕在他和吴晶晶的周围,他感觉自己像个勇士。被恶狗撕咬的身体。此刻体会不到任何疼痛,反而无比的美妙,流血让他有一种释放的快意。

 

他感觉自己的身体,就那样一点点的下沉,伴着夕阳的余晖。“放开我,你弄疼我了。”吴晶晶的脸庞像是用象牙雕琢而成,干净,纯洁,真诚,像一尊女神。怎么会这样呀?他已经做好为她献身的准备,剧情却戛然而止,陈佳琪如坠云里雾里。

郑州癫痫在哪治疗
小孩癫痫病治得好吗
治疗癫痫的医院那里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