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正文

故乡的小溪

2021-10-30 06:37:05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中秋之际,我与妻子回到了久别的故乡,心情格外的舒畅,但又格外的沉痛。

舒畅,是因见到了多年的亲人与故友,大家欢聚在一起,笑语连珠,问寒问暖,倍感温馨与亲切。的确,已有多年没有回归过故里,今日如愿以偿,领略着故乡的风情,分享着故乡人的热忱,更增添了无限淳朴的风味,心儿感到特别的欣慰。

沉痛,是因为看到了故乡的小溪,那不堪想象的局面,使心情无法平静释怀。

一直以来,故乡的小溪,在我心目中是最纯净最美丽的印记,我十分的惦念。

吃过午饭,独自登上屋后的藤龙山,放眼辽望而去。山涧的小溪,已经面目全非,过去那清澈的溪水,变成了浊色,流动的水面上,飘动着白色的泡沫,还掺和着一些肮脏的残余,一并流向远处。一股难闻的气味,伴风而来,悄悄沁入我的心脾而作呕。追随着恶臭而去,山的半腰,那空旷的地带,建起了许多的房子,原先这里的大片林子,已经不复存在。据说是当地的政府招商引资,修建了一个造纸厂,大量的浊水残渣,随意排放进了小溪,毫不留情地剥夺了小溪的清澈与美丽。

看到小溪憔悴的面容,想到小溪悲凄的命运,我深感痛心和惋惜。故乡的小溪,如今已不再是我心目中美丽的小溪了,但孩童时故乡的小溪却美丽依然。

儿时,静静地坐在山间,对着美丽的风景一番发呆后,便临着秋风,扶着古藤,一步一步地走下山去。花儿灿烂的笑容向我招展,鸟儿宛转的歌声为我伴行。走着走着,忽然间,一股清凉,渗透我的脚底,瞬间遍及全身,让我顿感舒适!我忙蹲下来,呀!一眼小泉!我用舌头舔了舔泉水,把耳朵贴近泉眼,隐约处,我似乎听到,“哇,哇”的声音,呵,好像婴儿出生时的哭声!

是的,小泉像婴儿一样诞生了!我跟着这小泉而下。不远处,众多小泉像小孩一样,快乐地汇集在一起,它们尽情拥抱,互相问候。此间,我无法知道古人对小溪的定义,但我想,现在汇集一起的应该叫小溪吧!

我随着小溪。小溪唱着歌儿,跳着舞儿,快乐地行走。偶尔,小溪撞击石块,溅起水花,发出的声音,似乎象叹息,似乎又象哭泣。接下去,溪路时而平坦,时而曲折。跟着小溪进入阴凉的一处时,我注视小溪,但小溪没有笑容,散发出一丝抑郁来。小溪,你遇到挫折了么?它没有回答,无声而匆匆流走。

跟着小溪走出阴凉而至阳光处,我再次注视小溪,小溪急急而行,忽然从高处泻下,撞击在千年的怪石上,哗哗而鸣!然后卷集一股滚滚溪流,汹涌而去……

我加快脚步,追赶着小溪。小溪似乎累了,在一个立于溪坳,黑乎乎的,周围点满青苔的古石旁,缓缓缠绕。我坐在古石上,吁吁喘气。秋风徐徐拂面而来。山的幽深之处,偶尔传来几声鹧鸪的鸣叫。小溪太累了,我也太累了,双双枕着古石沉思……

小溪想,我的历程中,不失鲜花、阳光、狂风、暴雨!我太累了,是枕着古石休息,还是离开古石,勇敢地奔向那遥远?

我想,我的历程中,也不失鲜花、阳光、狂风、暴雨!我太累了,是枕着古石休息,还是离开古石,勇敢地奔向那遥远?

沉思中,我猛然听到“滴,滴”的声音,急急起来,寻声音而去。不远处,我发现溪水往下滴,走近一看,啊!一个幽静的小潭!小潭与世隔绝,于脉脉众山中只求一隅之地!

是啊,许多年来,我何曾不似小潭,努力地寻求内心的安舒……冥思中,我突然听到“哗,哗”的声音。寻声音看去,不远处,我发现溪水急急而去,不顾路途险阻,唱着歌儿,勇敢地奔向远方。

是啊,许多年来,我何曾不似小溪,也想唱着歌儿,勇敢地奔向远方……我知道,小溪已做出了抉择,有的滴下小潭,有的奔向远方。而我呢?立于小溪与小潭之间,我在沉思……

我想,不远的地方,该有许多小溪汇集一起,变成河流。河流一定很美吧?对!也许有好多鱼虾在河中悠闲戏耍,河的两岸,金黄的稻田正飘着阵阵稻香呢!接着,好多好多的河流又汇合一起,变为大江了!呀,江面上,帆船点点,月光下,哪家公子在吹箫?哪家姑娘在歌唱?我仿佛可见,一条一条的大江,全都流向那大海!大海啊,容纳百川,波澜壮阔!夜晚,海上生明月,一派恬静的景象!雷雨中,海鸥在海面上勇敢地飞翔!雷停了,雨止了,海的那边,弯起了好多好多的彩虹,红的、黄的、绿的、紫的……多么斑斓啊!

想着想着,我猛然醒悟!于是,我向小潭挥了挥手:“再见,小潭!”我毅然迈开脚步,赶上匆匆而去的小溪,在它“哗哗”的誓言陪伴中,快乐而勇敢地同行……

……

忽然间,造纸厂的机器,“轰隆隆”响起,打断我对孩童时故乡小溪的美好遐想与回忆。如今,一股恶臭的气体,汹涌而来,浑浊的污水,挟带着白沫,径直地冲向小溪,小溪,承受着,很可怜,她,无奈的,承受着,承受着……

此刻,我的思绪在飞荡。习近平总书记说:我们既要金山银山,又要绿水青山,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而我故乡那美丽的小溪呢?

我知道,这是GDP世界第二的背后,演绎着无穷的灾难。一种痛,隐隐的,在我心底不停的翻滚,蔓延……

癫痫能彻底治好吗
武汉治癫痫最好医院
北京癫痫病医院哪里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