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江南】江山如写(小说)

2022-04-22 11:21:33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“完蛋了,今天是交稿日期,请假的话大人会不会劈死我?”餐馆内,一女子右手敲着笔记本,时而查看刚输液完的左手是否还在流血。

女子斜对面有双眼一直盯着她。看她左手背上粘着胶带,右手敲着字,嘴里快速嚼着馄饨,不禁笑着摇头。

原来他的呆傻柒是这个模样。黑白拼接的连衣裙勾勒出腰间曲线,披肩秀发高高扎起,露出清爽额头,白色复古长耳环将脸型修饰的更加完美,脚踩蓝色单鞋,露出纤细脚踝。再看向脸,麦色皮肤中透着病态苍白,单眼皮,眼角上挑,小巧鼻子,还有略微丰满嫣红的嘴唇。虽不是美人,可认真起来,那模样真叫人难以忘记,特别是侧脸,竟这般好看。

口袋里手机震动,林亦初如沐春风般笑了。不想打乱这份美好,轻轻按掉来电。

接着便收到一则短信,“大人,那个,我今天生病了,刚从医院回来,那个,那个稿子,能不能,晚点交啊?”

打完这些字,安小柒忐忑不安,她深知自家大人的恐怖之处,特别是那无与伦比,高大上又奇葩的催稿方式,着实让人哭笑不得。“不会又要被修图发朋友圈吧?”自言自语说出这些时,斜对面的林亦初,忍不住笑了。

是啊,确实挺奇葩的,把她写的书P在一只猪嘴里,对话框里打上‘编辑大人把你赏给我当夜宵,你就从了我吧’。正文便是:“写手不交稿,家里宠物养不活,忍痛给它吃作品,你为什么还不交稿!”最后艾特安小柒。

天知道,就因为这条动态,一小时不到,朋友圈便炸开锅,接着安小柒收到很多写手无限同情,“离浅,你怎么了?”“天哪,离浅,你怎么敢拖林编辑的稿啊,你和他合作了辣么久还不知道他的脾气么,天哪,祝你好运,离浅。”接着又收到好友信息:“小柒,你是不是又出去玩拖稿了?我听说你那个林编辑好恐怖的,怎么样,要我带伸腿瞪眼丸还是红牛给你?”

接着第二天更多评论和消息席卷而来,安小柒点击的手都疼了,接着泪流满面找到林亦初名字,一连发很多大哭表情过去。

“大人,我错了,我坦白从宽好不好?我马上赶好不好?求放过啊,电脑都要刷爆了。嘤嘤嘤。”

因为林亦初很少发动态,而且在编辑内部各大编辑喜欢叫他“南极编辑”,因为他实在太冷太冷。可就在这条动态发出后,大家都改变了以往看法,听说他还是编辑部点子大师。大家都来凑热闹,安小柒那几天确实被虐得很惨。

好久都没回复,安小柒着急着打电话,却无人接听,她胡思乱想左右踱步。林亦初在办公室悠闲啜饮清香扑鼻的茶。

看手机屏幕亮起又灭掉,灭掉后又亮起,他笑得更欢,继续假装听不见,接着喝茶。

他知道安小柒性格,如果不回复,她便会想很多,焦躁不安。既然这样,那便再让她急会。

没收到信息,连码字也没了精神,安小柒敲几个字就要看看手机,焦躁情绪持续到傍晚,才收到林亦初短信。

“今晚十二点之前,再拖,后果你懂。”

安小柒仰天长叹:“天哪,大人,这都五点半了,我还有好多都没写呢,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啊啊啊啊!”

想到她此刻表情,林亦初嘴角弧度上扬,优雅起身,拿起外套出门。

安小柒深深记得,那天她只吃了一个面包,不,半个,面包中途掉地上了,滴水未进,坐在电脑前人不停爪地操劳,终于在林亦初给的终极截稿日期前三分钟交了稿。

原以为可以舒舒服服吃个夜宵洗个热水澡,结果正在订外卖,抖动窗口出现了。

“这段,这段,还有这段,都给我重写,这是你应该犯的错么。”

最后求死挣扎在林亦初那完全没效果,她只好硬着头皮搜肠刮肚的修改,等到守在电脑前将外卖吃完,终于被下最后通告。

“今天暂且放过你,下次再这样……”

俗话说的好,没有结果的结果才最可怕,安小柒一阵恶寒,接着哆嗦着手敲着键盘:“大人,我知道了,现在可以去洗澡了么?”接着很狗腿的发了一个大笑脸。

得到准许后,她直接栽在床上,睡的不省人事。

想想以前的催稿事件,安小柒内心忐忑不已。抓着手机,“大人在干什么呢?这个时间不会在喝下午茶吧?真可怜,我到现在还没吃午饭呢。大人,快点回复我,好着急啊。”

林亦初轻轻放下手中筷子,自己刚从会议室出来,疲倦的很,可是听到呆傻柒这样的话后倒轻松不少。她真是个能带来快乐的女生。

“嗯,别熬夜。”回复完后便将手机调成静音。他知道她的习惯,不论自己回复什么,她都会……

“好的,大人你太好了!”

果然如此。

看着斜对面安小柒略带病态的侧脸,林亦初竟觉得那画面很美。忍不住遐想她写稿时的模样,情不自禁拍了下来。而接下来传来的话话却又让他不得不笑。

安小柒皱眉盯着手机,“这大人手机不会被人捡了吧,怎么这次这么容易就能拖稿?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重大事件啊,要不发朋友圈?不,这样说不定大人会觉得我在装病,会加倍修理我的,我还想多活几年……嗯,大人果然是最好的人。”

原来呆傻柒吃饭的样子会是这样。

暗暗嘲笑着自己,林亦初起身走出餐馆。

吃完饭后,安小柒抱着笔记本去了隔壁超市。她特喜欢吃零食,尤其是鸡腿,对她有无法阻挡的诱惑。

当手伸向货架上最后一只鸡腿时,冷不丁抓到一只修长的手,刚想自己一定不能放手,却撕扯到吊针的伤口,痛得她立马缩了回去。结果眼睁睁看着美食入了狼手。

抬头准备苦口婆心“教导”来人,却不自觉惊呆了。太帅了,安小柒差点激动得上前握住他的手。

黑色柔软头发温顺贴在额际,泛着点点光泽,精致完美的五官让人不舍得移开视线,简单的白色衬衫领口敞开,露出细小锁骨,白皙皮肤犹如无瑕大理石,拥有光滑质感。修长身材,以及……修长手指。

暗暗咽了咽口水,安小柒内心如潮水澎湃。这样的大帅哥怎么就让自己遇到了呢,实在太养眼,只在自己小说里出现的人现在竟然出现在自己眼前,真是太兴奋了。

直到快失去理智时,包装袋的撕扯声才将她拉回现实。高昂下巴,嘴唇微抿,眉头微蹙,瞪着吃的心安理得的帅哥:“我说你怎么能这样,明明是我先看见的,竟然乘着我手不方便袭击我,真是太阴险了。”

林亦初忍住笑。呆傻柒一脸花痴看着自己,却还装作一本正经怒斥,怎么连吵架都这么可爱。“本来就是我先拿到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竟然抢了我的鸡腿还这样强词夺理,没想到空有一副好皮囊。”想和我安小柒争吵,也不看看我的职业。

林亦初不紧不慢咬着鸡腿,看着安小柒恨的牙痒痒的表情,笑得很无良:“是啊,至少我有好皮囊,你嫉妒我直说,不用这般幽怨的瞧着我。”

“你……我不跟你计较,反正这梁子结定了,今天我生病了没力气和你吵暂且放过你,下次要是再让我遇到,一定会好好教导你!”说完潇洒转身离开。

吃完鸡腿的他笑着擦了擦手,离开超市前,顺便记下牌子。自己无意下手,拿的却是呆傻柒最喜欢的,真是好巧。

刚回到家,便收到安小柒的告状信息。“大人,今天好生气,一个大男生竟然和我抢鸡腿,呜呜呜。”

咧着嘴笑得很开心,林亦初按着回复:“说不定人家帅哥看上你了。”

“帅毛线球,就不是皮肤好了一点,五官端正秀气了一点,眼睛大了一点,头发柔顺了一点么?有什么帅的。”

“呆傻柒,你这是赤裸裸的羡慕。”

“额,大人,真的有这么明显么?”

……

风静静吹着女生耳边乱发,轻微撩拨着脸颊。安小柒坐在树上,享受着午后阳光的宁静。却不想手中书本情节太欢乐,竟让她一时忘了自己身处何地,放肆大笑导致重心不稳,狠狠地以最快速度砸向地面。

与地面亲吻时正巧看到眼前有双白鞋,抬眼一看,顿时窘迫尽显。

竟然是他。

不顾形象拍拍腿上杂草,起身准备和眼前人算上次没算成的账,却不想林亦初已如痴呆状瞪着安小柒,书也早在刚才那刻被扔出很远。

呜咽声打破他的呆滞,看着安小柒泪眼汪汪模样,他一阵疑惑,接着便嘴角不自觉抽搐。

“就是你抢了我的鸡腿,害我没吃饱,晚上没早点交稿,熬了很久才完成。你得赔偿我的损失。”说着还凑向前把黑眼圈指给林亦初看。惊得他连连后退,黑着脸爬了几次才站起身来。

捡起远处的书,他拍了拍扉页上的杂草:“小姐,你还是快点回去补眠吧,别黑着眼圈出来吓人。“说完佯装优雅离去。

呆傻柒,你怎么能这么可爱?

“哼,就这样跑了?肯定是怕了我。我得和大人说说,让他每次都说我笨。”安小柒拿出手机兴奋的发着信息。

摇了摇头,笑意爬上他的嘴角。

接着手机便收到信息:“大人,今天运气真好,又碰到昨天抢我鸡腿那个男生,他被我吓得不轻,大人,你以后不能再说我笨了,我明明很聪明。”

“除非地球倒着转。”

呆傻柒,你不知道吗?其实你一直都很笨的。

“大人,你怎么依旧百年如一日般打击我幼小的心灵呢?”安小柒看着屏幕上的回复无奈的想。为什么别的写手和编辑大人之间都是融洽相处,他们却是这种方式?真心被虐的不行。大人太强大。

走出校园,安小柒漫无目的闲逛。夕阳映得周身通红,左右张望,眼前美景过于美好,不知不觉走了一家名为“风存”的饮品店。

卡其色招牌透出浓厚复古神秘感,推门而入,迎面扑来阵阵清香。每个人都静静坐在位上品茶或翻看杂志。宁静之感充盈整间房。

特意挑选窗边坐下,服务员轻轻递上点餐单。翻开纯手工制作精美菜单,安小柒忍不住再次抬头环顾四周布局。

整间房整洁温馨,四周墙壁都是壁纸,有一面墙上全是照片,天花板上的灯形状各异,散发着迷人温馨的光,暖暖照在身上,仿佛置身舞台中央的主角。

翻开手中点餐单,扉页便写着店名由来。原来是取“封存”谐音,意为封存所有美好瞬间。所以那面墙壁,贴上的都是每个人的心愿或是回忆。

每种饮品都有自己独特的名字,安小柒深深喜欢上了这里,喜欢这个不浮夸,很有意境独特的饮品店。

这是怎样一个人,在这繁华浮躁之际,竟能沉淀到让人向往靠近?望着满页手写的清秀笔记,她不禁抚上字体,认真看着每一条,服务员并没流露不悦,只是静静立在一旁。

“很抱歉,久等了。我要一份‘梦言’。”安小柒抱歉笑笑。服务员接过单子微笑摇头便离开了。

享受着心灵宁静。微闭双眼,仿佛整个世界只身一人,空灵而又美好。

端详着眼前的饮品。简单圆柱形玻璃杯里注满了粉红色液体,上面撒着细细小小薄薄一层巧克力片。最上面一层白色泡沫叠堆在杯口处。白色吸管接口处大大的爱心结让整个饮品看起来更加梦幻美妙。

迫不及待端起尝一口,咂咂嘴品味着。有柠檬汁的清香,有草莓汁的甜美,还有甜甜泡泡的微滑口感。味道很奇妙。

托盘里还有一张纸,拿起一瞧,竟是“梦言”的简介。

取“梦中话语”之说,将美妙梦幻青涩集一体,创出这款饮品。品尝之时,感觉昨日之梦仍回荡在耳边。

在这呆了很久,安小柒才恋恋不舍移到照片墙边,拿出笔写过后才一步三回头离开。

“一定要和大人说这家店,让他羡慕我有这么好的运气。”掏出手机,似乎觉得甜馨之感仍回转在舌尖。

这店离学校不远,以后可以常来。

“风存”店里,修长身影站立墙边,面容冷峻,可是唇角微笑却“出卖”了他的真实情感。

呆傻柒,这就是你的愿望?

一张淡蓝色便签纸上写着:“不希望一辈子被大人催稿。”右下角还画着两个哭脸。

林亦初摸摸自己的脸:“我有一直催稿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手机震动,掏出一看,顿时微笑幅度大增。“大人,我们学校这边有家饮品店,名字好,设施好,环境好,制作好,一切都好,我好喜欢啊。只是可惜大人你来不了。”

安小柒握着手机高兴的转圈圈,心情大好。

“逛好了回去交稿。”

“大人,你不能这样,我前几天才交稿的,怎么又催稿?我因为没吃到那个鸡腿,到现在还没缓过来,大人不要这样啦。”

安小柒很“痛恨”自己的坏毛病,总喜欢有事就和大人报告,等发现问题时才发现为时已晚。

“呆傻柒,早点回去。”每次都会被逗乐,也拿她没办法。林亦初无奈按下回复。

“我就知道大人最好了。”

收好手机,安小柒哼着小曲高兴的回学校。

夜晚来临,林亦初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的照片。安小柒的侧脸铺满整个屏幕。

忽然想起什么,他起身拿起书架上的书。翻看几页后不由得笑出声。呆傻柒的文风很犀利,从不拖泥带水,可想想平时她总会一有任何事都向自己诉说说,还有那求情撒娇的语气,完全和文里的她联系不上,自从见到本人后,也觉得很诧异,高冷的她,爱撒娇的她,可爱的她,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呢?

为什么我会这么期待能和她有多一点的时间相处?

河南癫痫病有名医院
小儿癫痫容易治吗
武汉脑科医院治疗癫痫好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