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【看点·征文】我的母亲李芳华(小说)

2022-04-26 11:25:37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五十年代初期,我的母亲李芳华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姑娘。

李芳华当时生长在四川的一个小镇上,她个子也就一米六多一点,这样的个头,在四川本地,也算是高个子。李芳华长得漂亮。李芳华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,可也能过得去,父亲在家做点小生意,维持家境。

一支部队到这个小镇招女兵,李芳华当即去招兵的地方报了名。招兵的是个男“军管”,看到李芳华的模样,当即同意,可以当兵。李芳华上过几年学,也就是初中毕业,算能识文断字。招兵的军官看样子也是个搞文艺的,问李芳华会不会唱歌,李芳华当即给这个军官唱了一首歌。军官觉得李芳华的嗓子不错,告诉李芳华,在家等着,很快,李芳华就接到了通知,让到部队指定的地点报到。

就这样,李芳华成了一名女兵,到了文工团。

后来,李芳华成了我的母亲,我看过母亲年轻时的照片,是穿着军装照的。一身黄色军装,宽宽大大的罩在身上,母亲曾经说,这身军装一点都显示不出女性的身姿。穿上就像一个邮筒。

母亲还有一张是戴着船形帽的。那时候,当兵的战士都说这是牛逼帽。个子矮了戴着它十分难看。女兵有一段也是戴着这种帽子,后来才改成了无檐帽。母亲说当时在部队训练了几个月后,就被分配到了各个军或者师,主要是到那里去做宣传工作。

李芳华被分配到的那个师,正好是顾大宏所在的师。

顾大宏是我的父亲,那时候,顾大宏还没有和李芳华认识。在认识了之后,顾大宏就成了我的父亲了。

李芳华和几个女兵分到了师里,说的是当宣传队的成员,其实是组织上的一个阴谋。解放之后,那些长官们把青春都丢在了战场上,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,既然是解放了,组织上就考虑到了这些军官们的个人问题了。

一般情况下,女兵们到了部队,不是谁都能挑的,首先是一号首长,剩下的才是下面的各级军官。那时候,顾大宏是师长,算是师里的一号首长,他没有出头先挑,其他的军官只能干等着。

十来个女兵,一天到晚的在军营里晃悠。小屁股在那些男士兵面前,扭得像是脱了臼似的,袅袅娜娜,很吸引人。那些男士兵看着这一群鲜肉,恨不能扑上去将她们吃掉。

这期间,还发生了一点小插曲。

那些戴着船形帽的士兵们,早就看到了几个女兵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,一个一个的男士兵为了在女兵面前显示自己男性的劲头,都把胸挺得像是搓衣板,笔直。

那个连长站在队列前,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仔细观察,才发现,男士兵的眼睛都是斜着的。眼光根本不在他这个连长身上。

连长偷偷笑笑,一个立正,很威严地喊道,都有了,立正。向左看齐。

左边,正好是女兵们站着的地方。

唰一一所有的男兵们都一起看向了女兵。

连长笑着说,你们不是喜欢看女兵嘛?我现在让你们看个够。

李芳华和其他的女兵都羞涩地笑着扭过头去。那么多的男兵的眼光注视着。羞涩,却也心花怒放。

连长又喊,向前看。你们看够了没有?

男士兵大声回答道,看够了。

连长说,真是没出息透了。看了也是白看。知道不知道。

士兵们回答,知道。

连长不敢对这些女兵们发火,谁知道其中哪个女兵将来会是哪个首长的夫人?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。

顾大宏到越南去当军事顾问,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部队。几个团级干部们,有事没事了就跑到女兵的驻地,他们不能进去,就站在门口观望着那些穿着衬衣的女兵们。女兵们穿着衬衣的样子让他们激动。

老赵:哎,老张,你看那个女兵的胸多么大!

老张:看你,眼睛都要掉上去了。

老李:胸大好啊,能养孩子。

老赵:胸大还不行,还要屁股大才行。你看这些女兵,没几个大的。小屁股生的是女孩。

女兵们的门口有士兵站岗,没有领导的命令,谁也不能进。这些干部们,只能在门口过眼瘾。他们盼着师长赶紧回部队,那样,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女兵们接触了。

顾问团还没回来,师里的工作由政委主持。在主持工作中,有件事让政委十分恼火。有个团级干部,在家有媳妇。看到部队来了这么多的女兵,就想丢弃在家的小脚媳妇。对这样的陈世美,政委很想扇他几个耳光。

那一天,小脚媳妇闹到了师里。

在政委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,她哭着说,首长,你们要管管这个没良心的。当初他在前线,我在后方带孩子,照顾他老娘。现在可好了,不要我们了。

政委说,别哭了。我们组织不会让他这样做的。你回去吧。

当即,政委叫来了那个团级干部,一顿臭骂,然后对他说,现在放在你面前的就两条路,一条,你从部队滚蛋,开除党籍。一条,和你媳妇好好过。

本来,有些干部还想着怎么换媳妇,前车之鉴,都老实了。

政委和顾大宏是老战友,在部队也算个知识分子。为了此事,政委在全师干部大会上说,也就是我,要是让师长知道了,三句话不对,非毙了你小子不可。我是政委,我在家有媳妇,要是按照你们的想法,我也要先换个媳妇?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,不是他娘的土匪。你们可给我听好了,如果以后谁再动歪脑筋,我第一个开除他的党籍,让他滚蛋。在部队,你是干部,脱下军装,你狗屁都不是。

后话是这样的,顾大宏从越南回来后知道了这件事,当即把那个干部叫来。顾大宏气的来回找东西,那位干部对师长说,师长,你别找了,现在哪还有马鞭,我给你带来了。

干部从腰里拿出一根马鞭递给顾大宏。

顾大宏脾气暴躁,在战争年代,动不动就用马鞭抽手下的干部。跟随他的人都知道。顾大宏板着脸对这位干部说,你还算知趣。

拿起鞭子狠狠地在这位干部身上来了几下。说你小子出息了。你简直是给我丢人。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。今天我代你媳妇教训你。让你知道,男人长的那玩意不是随便用的。我没有媳妇,我要是也像你这样,你也可以用鞭子抽我。滚。

女兵们都把这些当成了笑话。

李芳华当兵时十八岁。在家也上过几年学,看过几本鸳鸯蝴蝶梦的小说,满脑子都是小资思想。那种浪漫情绪在思想里蔓延,她可没想到了部队要嫁给当官的当媳妇。那些当官的,在有很多的女兵眼里,都是半大老头。说起话来,粗声粗气,动不动就骂娘。和她内心的浪漫主义相差甚远。

当她们得知,来部队是为了解决首长们的老大难问题,心里都有怨言。说出的话也不好听。

我们是女兵,不是牲口。

这叫什么话?政委不高兴,让政工干部去做这些女兵的思想工作。

政工干部是个小白脸,留着个三七开的头发,走起路来一甩一甩,看到女兵,没说话,脸先红。

集中女兵开会。

政工干部结巴地说,这个、这个,你们说得话不对,什么叫牲口?难道我们的首长都是男牲口?

一个从城市来的女兵对眼前的这个干部说,你还算是知识分子。连句话都不会说,什么叫男牲口?你应该直接说,我们的首长难道都是种马?

嘻嘻哈哈。女兵们笑成了一团。

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。十来个女兵,还不得好几台戏啊。那天,政工干部被几个女兵整的狼狈不堪。

政工干部见到了政委,政委问,思想工作做的怎么样?

政工干部低着头说,我、我……

下面的话没说完政委狠狠骂了一句,你呀,简直就是个娘们。你简直比娘们还娘们。去去去。

每个姑娘在自己的心中都有一个白马王子。

自从那次,来了个小白脸,李芳华的心就动了。她心中的白马王子绝不会是那些胡子拉渣,黑不溜秋,张口就是老子的半大老头。有几天,李芳华都盼着那个小白脸还能来给她们做思想工作。女孩子想象丰富,想得多了,就春心荡漾。

李芳华曾经跑到师部去找那个小白脸。

李芳华的窈窕的确是打动了小白脸,可小白脸知道,眼前的这个女兵不是他能啃得动的。有一段时间,看到李芳华来,小白脸就尽可能躲着。

李芳华不管那么多。她幼稚地认为,只要自己有了对象,组织上就不能把她许配给别人了。

她也对自己的姐妹们说过这样的话。

女兵甲告诉她说,你别幻想了。你一定注定了不是那个小白脸的女人。

女兵乙说,像你这样的女孩子,一定是我们一号首长的夫人。到那时候,你就是师长夫人了。

李芳华说,我就喜欢那个小白脸。

女兵说,你会害了他的。

虽然小白脸并没有确定要和李芳华谈恋爱,可李芳华去得多了,也让领导看出了苗头。看出了苗头,领导上就找小白脸谈话了。

第一句话领导就开门见山地问,你和那个女兵谈恋爱了?

小白脸的脸由白变红,又从红变成了白。他结结巴巴地说,我没有。我怎么敢和这个女兵谈恋爱?

领导说,你就是个连级干部,不论从什么地方论,都轮不上你。

小白脸急忙说,我从来没找过她。

领导说,是你态度暧昧。你应该直接告诉她,说你在家有老婆了。

一天,好几天没见小白脸的李芳华在路上拦住了小白脸。

李芳华问小白脸,你为什么总躲着我?

又说,我要和你谈对象。

小白脸说,我在家有老婆了。

你骗人。李芳华说。

后来,李芳华对女兵们说,那个小白脸真不是个男人。

女兵们说官大一级压死人。即便是他有那个色心,也没有那个色胆啊。

倒是政委很大度,当他知道小白脸的直接领导要把他发配到连队,政委说,总不能把那些对女兵动心的战士都发配走吧?难道你就不动心?不动心那是有毛病。

顾大宏和李芳华的爱情故事,实际上是源于一条裤子。

说起来,这个故事很让人啼笑皆非。当我母亲老了的时候,说起当年自己的爱情故事,会当着我父亲的面说,你爹当年简直就是个混蛋。

那一年,顾大宏和其他的军官们从越南回来,师里组织了一支欢迎的队伍,带头送花的当然是那些女兵们。

那些如花似玉的女兵们站在半大老头子军官们面前,那些男人心花怒放就不用说了。眼睛都直了。

那天,顾大宏走在前面。

他穿了一条从越南带回来的法国皮裤。第二天,全体师直人员在大礼堂开会,听顾大宏做报告。

女兵们坐在台下的第一排。后面是干部们。李芳华坐在师长做报告桌子下。顾大宏三十八九,整整比李芳华大了两倍。一口黄牙,那是吸烟熏的。食指和中指之间也是黄色的。李芳华想,师长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。看上去一点都不浪漫。

师长上台,先敬礼。下面是鼓掌。

顾大宏先是坐着,说到了激动时,顾大宏站起身,他嫌板凳碍事,用脚将板凳踢到了一旁。等他激动不已时,故事出现了。

只听到一声轻微的崩,裤带断了。

滑溜的皮裤沿着大腿一下子滑到了脚脖。顾大宏裤子里就穿了一条短裤,裤子还有些破。顾大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下面的人一下炸锅了,哄堂大笑。

政委坐在桌前,胳膊肘放在桌上,没看到顾大宏掉裤子的场面,他看到下面人在笑,还认为是师长说的有什么好笑的地方。想了想,顾大宏也没说什么值得可笑的啊。

还是坐在一旁的参谋长轻轻地用手指了指顾大宏。

政委这低下头去,他忍不住扑哧笑了,赶紧捂住了嘴。政委对着麦克风说,都别笑,有什么可笑的?

别人都不笑了,只有坐在前排的女兵还忍不住笑。笑得是前仆后仰。笑的最厉害的就是李芳华。

顾大宏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。

顾大宏狠狠地将裤子脱下,摔在了地上,骂道,这他娘的,外国货简直是混蛋透了。

顾大宏的警卫员看事情不好,赶紧跑到外面去给顾大宏寻来了一条裤子。

顾大宏赌气地说,不穿了!我就这样讲。过后顾大宏把警卫员骂了一顿,说你这个笨蛋,你看到老子的裤子掉了,还不赶紧把你的裤子脱下给我。警卫员为难地说,师长,我没穿内裤,脱下就光屁股了。那么多女兵,我怎么好意思。

看到女兵们在笑自己,本来就不好意思。再看到那个李芳华,长得漂亮的女兵,简直笑得稀里哗啦的,气上来了。

顾大宏指着李芳华大声说,就你笑得最厉害。笑什么笑?没见过男人不穿裤子?你给我站起来。

政委觉得顾大宏在这大庭广众下发火,特别是对女兵,觉得不成体统,赶紧在底下拉了拉顾大宏。

李芳华由刚开始的笑转变成了哭泣,也是哭得稀里哗啦的,一把鼻涕一把泪。全场只听到她在哭了。政委赶紧让顾大宏的警卫员拉走了李芳华。

政委接过话题说,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外国的东西不如我们自己制造得好。我们自己生产的裤子就不会顺着腿滑到腿肚吧?

哈哈哈……大家又笑了。顾大宏也跟着笑了。

警卫员把李芳华送到了女兵寝室,李芳华趴在床上痛哭。站在一旁的警卫员不知道此时说什么好。哭过了,李芳华泪眼朦胧地问警卫员,你说,这个师长是不是个混蛋?

警卫员紧张地往屋子外望了望,见没人,赶忙说,是是,是混蛋。可你也不能那样笑啊,这让我们首长怎么下台嘛!还你笑得最厉害。

李芳华说,他裤子掉了还不许别人笑?别人笑了他就骂人。简直就是个军阀!

临走时,警卫员对李芳华说,你见了师长可别说我随着你说师长是混蛋啊?

李芳华说,我就说。他就是个混蛋!你怕他我不怕。

警卫员说,你不怕,我怕。

事情才刚开始。

那时候,哪个首长看中了哪个女兵都是由组织上出头做红娘。说是红娘,其实是直接告诉女兵,首长看中你了。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必须同意。

对这种做法,李芳华接受不了。

当政工干部找李芳华谈话时,说到了师长看上她了时,她又哭了。你看那天,师长的眼睛瞪得像牛蛋一样,吓死人了。

李芳华想一千次,一万次,也想不到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会怎么样。李芳华觉得自己倒霉透了。怎么就会让这么个男人看上了呢?

想到这些,李芳华就很恨那个小白脸。如果当初小白脸能答应自己的要求,她就不会和顾大宏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了。最起码,顾大宏知道了自己有对象,他作为一个军官,也不至于棒打鸳鸯吧!

李芳华哭,狠命的哭。

那个干部对李芳华说,哭什么啊!这是好事嘛!将来,你就是师长夫人了。别的姑娘求之不得呢!

李芳华说,谁喜欢他找谁去。我不愿意!

干部想了想说,你不同意也不行了。晚了。

李芳华说,怎么就说是晚了呢?

师长说,你最先看到了他的屁股。

李芳华瞪圆了眼睛说,是谁说我看到了师长的屁股?我根本没看到!

干部说,你坐在最前面,你没看到谁看到?

临走时丢下了一句话,这是组织决定,也是党的决定。

后来,李芳华对姐们说,党还管别人的婚姻?还管一定要嫁给谁,一定不能嫁给谁?

女兵们说,咱当了兵,当然就是党的人了,党要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我父母的爱情故事讲到这里就算讲完了。然后就是顺理成章的,李芳华成了顾大宏的妻子。一年之后,我降生在了这世界上。

温州治疗癫痫病医院
湖北公立癫痫病医院
河南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