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技巧 > 正文

笙歌唱罢,许一场未温的别离

2022-03-30 20:44:48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用多少年岁,徘徊过周折,菲薄了芳华,却不见当初许我下嫁的人啊,那油灯尚昏的年岁里,熬空了多少盼嫁的怨闺,只是那日日打马而过的轩车,哪一辆,也只是经过了窗前。

涸辙之鲋,若不能相濡以沫,相煦以湿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你怕你忘了前世彼此相依的梦境,我便用文字来唤醒你深寐的心脏,我不怕你一睡一舍弃,一季一离殇,只等日日浅唱着我们相识的那只歌,让你想起,多少年前,有关于我的最深刻的遇见,我愿为此,殆尽千年,皮之不存,毛之焉附,此生找不见你我共许厮守的箴言,便留得我那深闺中数十年如一日的思念,煞穿秋水。

我不是月老,便不懂爱情。却也知道,等一个人,是一生的劫难。既然遇不到,俨然已经错过,你用一句过错,冻伤了我的不尽韶华,时光殆尽,蓦然回首,谁丢了海誓山盟,谁把谁一生伤透。

我不懂爱情,便花不起一生来等,我看着你的冷漠,生生的把你变成了另一个人。你不再是我的谁,不再是我要等的人,不再是我一生的归宿。

原来,变的不是人,是爱情。

相遇的时候,便成就了眼里最澄澈的美好,那十指相扣的体温,是彼此不言而喻的念想,美得来不及看清方向,当不爱的人灼烧着醒来,留下一个以为是爱的傻子,牵着回忆死死不放。

我做着那个手握回忆的傻子,我做着那个不爱的提前放开的人。

谁也学不来博爱。只因为我再也信不过爱情。

枯叶纷纷,有人说是想走,有人说是想留。

荷舟轻荡,有人说是想放,有人说是想收。

其实我们永远不知道,爱着的人下一秒要想谁,或许,你,还不是她最美的遇见。

其实,我们永远不确定,回忆是不是真的比忘记来的长,哪怕,最初的那个,早已成了别人的新娘。

想念是一个人的事情,嘘,千万不要告诉他,我在想他。

从开始的想要把你带回来,到后来的誓死要你在一起,再后来,成了日日疯长的缄默,如今啊,却成了淡然一笑的坦荡。

不是我在忘记,只是,一个人的爱情里,全世界的敌人,时间给的落寞,无人懂的伤心,早已摧毁了我的坚强。

不是我不想说,只是想说的人怕听不懂,想听的人怕说不出,再也不见了当初提起你的最心疼的笑。

确实,你已离开了好久,久到折煞了我所有的希望。

我终于知道,你不再回来。

青丝罗琦编织的红衣,再也配不起那最美的霞冠,只留下偶尔被触动的神伤,想起曾经有过的谁,也再也不见了今日模样。

我唱着这支曲尽的笙歌,还能想起谁呢?我念着今日的那些挚爱和温柔,渐渐的行走在年岁里,也忘了,为谁哭红过眼睛。


新疆癫痫病重点医院哪里最好
北京治疗癫痫那里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