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技巧 > 正文

春雨_5

2022-03-30 19:56:49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来到南国,一切都与中原不一样了,楼比山高,飞低了的白云会被撞碎,化成薄雾,扯成长絮。树是常绿的,叶子在春天变黄、变红最后被新芽催落,满大街的被风一吹,就顺着马路牙子狂奔,给人一种暮秋的感觉。印象中,与中原差别最大的还应该是雨了。

中原的雨在下之前,多少有些先兆,比如日晕月华、雾蔼阴朦,这些足以让小贩出门带上一把伞,务工者裹携防雨衣具,一旦飘起雨来,可有备而无患。这里就不同了,同样是春天的雨,却似夏天般的狂暴。刚才还篮天白云的,海风吹过来几片乌云,一经融合,太阳迅速的被彻底遮住,豆大的雨点顺势向下倾倒,让你促不及防。似乎这般猛烈是专对平民而来,让等公交的女孩湿透了衣服,抱着双臂在站台上瑟瑟着,把楼顶上的施工者个个浇成了落汤鸡。无济于事的顶块木板在雨中颤栗。

早春二月,春雨催醒了中原沉睡的土地,也带来了北极的一丝寒凉,让脱掉的冬装又重新穿上,又像极了走村串巷的小贩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吝啬的不肯在街角多站那么一会,喊渴的麦苗拉沉那老绿的脸,也没能拦住它离开的脚步。让“春雨贵如油”的叹息延续了几千年。万紫千红的季节里,春雨会不期而至,轻轻的来,悄悄的走,只留下满院的落红。正是此番场景,孟浩然才把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,这句千古愁怨写进了不朽的诗篇。

南方的雨很不温顺,它打在芭蕉宽大的叶片上,那声响一开始就象万马奔腾,最后干脆是黄河壸口瀑布的怒吼!当闪电劈开城市的楼群,黑暗的瞬间里,眼前的街道黄流如注。看着雨神这般大方,心里别是一番滋味,老天原来也不公平!对中原吝啬对大漠绝情!心想,哪怕向北方多匀那么一点,也能让农夫忘记“春雨贵如油”的颜语,让等了几世几劫的胡杨不再有枯朽遗憾!

最美的雨应该是江南雨了,一句“小楼昨夜听风雨,明朝深巷卖杏花”让人魂牵梦绕。记得雨是从翻扣的灰瓦沿边,垂直着白墙,成滴成线,落在青石板上,滴滴答答的配合着巷子里舞动的红纸伞,绵绵不绝奏着水乡的交响曲,有时也似丝、如烟,朦朦胧胧地锁住水巷远处的乌蓬船。

春 雨,特别是中原的雨,蕴涵着故园温柔,浸透了乡情的亲切。江南的雨更是天堂的雨,似初恋般的缠绵,像才子一样多情,让人牵肠挂肚。最不讨人喜欢的雨是南方的雨,奢侈而狂暴,自私且更贪婪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湖南癫痫病医院哪几家好呢
哈尔滨治癫痫专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