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技巧 > 正文

阳台,处处皆景

2022-03-30 19:42:16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每个人也许都曾这样,静立阳台,看世间风云,感人事万象,但不同的眼阅尽的阳台风景应是各有千秋,风情各异。

常听友人说起自家的阳台,说他在阳台上览尽的风景,还有在阳台上如何打发那些苍白寂寥的时光。应他相邀,朋友数人决定前往,期待着滤尽心中的浮尘,收获一份怡然清宁自在温润的心情。

曲径通幽的一路,正所谓绿环翠绕山路弯弯,车子在仅供一辆车通过的路上摇晃行进,车内的我们跟随着前后左右地晃悠,感觉到尤为漫长。但一想到那早有耳闻今日终将目睹的阳台,便精神振奋兴趣盎然。

盘旋在高耸空旷的山间,突想起五柳先生笔下的世外桃源,那样的人间仙境其实并非偶得,需要用心寻找和体察,才能发现它的美丽。未曾亲见书中的世外桃源长什么模样,却不由自主地把眼前的景致当成了现代版的世外桃源,若真与前人的发现比较,想是也不会逊色。

恍惚间,明明感觉前方已是“穷途末路”,不料又杀出一条“血路”柳暗花明,一路披荆斩棘。所幸前面有友人带路,不然在这九曲回肠的山间,我们定会迷失在这“深山老林”。

这体验对驾驶者的车技无疑是莫大的考验与提升。他紧握方向盘,神情凝重而专注,车内明明开着空调,额头上却微微冒汗。我们坐在旁边大气不敢出,神情高度紧张。直至看见那幢白色墙体的崭新建筑,全车人惊呼“到了,到了!”我们才如释重负,一种终于着陆的安全感让人兴奋不已。

房子被山峦包围。四周,绿荫如盖,丛生的灌木拼成了绿色的海洋,无法叫得出名字,却知道它们是山的魂魄。因着山风吹送山花烂漫,叶儿的清新、花儿的芬芳、鸟儿的脆鸣,阵阵抚过肌肤,吸入耳鼻,漫过心海,心底的禅意了然升起。

房子是白色的墙体,透着现代的简单明亮。青绿色的檐、楼间雕栏玉砌,不失古朴优雅。屋子四周棱角分明,气宇轩昂。干净整洁的庭院,井井有条。屋内更是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。坐拥城市繁华的我们,顿感山外青山楼外楼的清新静谧。

友人带我们直奔二楼,宽敞露天的阳台,视野随之宽阔而高远,山中美景尽收眼底,天空似乎也触手可及。

天边,蓝白相间的云朵,是尘世的遥远,却是天空幸福的拥有。它们不紧不慢地穿梭游移,时而簇拥,时而疏散,时而涌动,时而沉默,时而欢快,时而忧郁。在这可望不可及的飘渺轻盈里,用心,便能读到那一方如水润泽优雅脱俗的美丽。

屋前,层层叠叠的秧田。秧苗,应是才插上不久,嫩绿的禾苗在这清风徐徐的山间亭亭玉立别具风情,占据一方视角。风过处,排排整整的它们齐崭地向一个方向舞动,似是合着节拍伴着乐声,来来回回的无羁飘荡,生机盎然,柔软而灵动。田间的水,将远山、树木、天空、云朵、房屋,倒映得依稀朦胧,这样的聚集,无限诗意,亦无限温暖。

在苍绿、翠绿、浅绿、鹅黄成片铺展的绿意里,红得刺目的美人蕉想不抢眼都难,鲜艳得让人嫉妒,清楚地刺激着感官,似火红的骄阳,或是泣血的落日,让人爱着,却不能亦不敢靠近。

美人蕉,名字直白而张扬,一点都不含蓄,听来还觉淡淡的俗气。但它就这样恣意地美着艳着绽放着,在寂静的山间,不知天高地厚,不知遮掩隐藏,开得这样无忧无惧。它的一生,只需这样曾经灿烂过。

而那淡紫色的雏菊,一丛丛一簇簇生长在路边,娇小而安静,却滋生着不容忽视的力量。欣赏过美人蕉的艳丽,这淡淡清新的美好让人感觉格外舒爽怡人。那清寂的美,是尘世间可以永远细水长流的真切与温暖。你看与不看,喜与不喜,它就在那,不论季节。

惹人欢喜的,最是那一对白色的蝶,一前一后或是一左一右双双飞,虽不远不近,不妖不娆,却是永远的不离不弃依依相随。舞动淡紫色的花间,想一场蝶恋花的美也不过如此。累了,便双双宿上那小小的花瓣,采撷着芬芳缕缕。这安静的对视与沉默,应是属于它们才懂的交流,无需言明,便已美丽丛生。

路旁,那成片被路人不断践踏又不断生长的野草,以它独有的坚韧与顽强对抗着宇宙的强大、尘世的冷暖。不管世界如何残忍撕杀,不管眼神如何冷酷漠然,它们永远那样生机勃勃,那样风日洒然,永不退缩,永不寂灭。其实,我们都需要野草的精神: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那样不慌不忙,永远生生不息。

挺拔苍劲的青松,历经风雨的洗礼与时光的打磨。深褐色的树皮虽然粗糙,却依然坚韧,书写着岁月的沧桑与厚重。细密的纹路,纵横交织,凌乱相错,却迂回深刻,是无法抹去的命轮。

屋前,桂花、枇杷、杨梅各种树木竞相伸展摇曳,似是要在这宾客满坐的今天评个美丑胜负。桂花未开,枇杷已无,唯圆润鲜红的杨梅高挂枝头,这样的竞技结果明朗无疑。友人搬上扶梯,爬上树梢,摘下最高枝头的杨梅让我们品偿,不曾用水洗过,一个个都迫不及待地往口里塞,酸甜酸甜的味觉让胃口大开。

俗话说,高山有好水。大家饶有兴趣地跑到院里的摇水井抽起了水,双手握着泵头,吃力地一上一下,却也像模像样。顷刻间,清莹莹的水便哗啦啦地流出,大家齐凑到水流下,有的畅饮,有的洗脸,有的顺势打起了水仗。立在一旁看笑的我哪能不湿鞋,还没恍过神来,只感到身上凉意遍布,他们的嬉闹让我也清凉一夏。

鸡群本在安静地觅食,突然传来“咯咯咯咯”的叫声,高吭激昂,抑扬顿挫,惊艳了四座。好奇地打量着这张扬的另类,友人说是刚下蛋的母鸡,在邀功呢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那狗,也许在寂静的山间无需扛起看家护院的重任,日子过得真是养尊处优,早早地便在暖阳下打起了瞌睡,慵懒地蜷缩在院内,我们的谈笑风生全然影响不到它。又或许,这小家伙特别乖巧懂事,怕自己的四处乱蹿会吓跑了这些慕名而来的客人,所以选择酣睡。

如此的世外桃源,鸡犬相闻,往来耕作,怡然自乐,无需防备。看旁边的屋舍,都大门敞开,大人们扛着锄头挑着簸箕下到田间地里干活,孩子们三五成群在家里放着电视很大声,或是在院里跳绳、玩沙包。他们的生活,永远的简单知足,不识愁滋味,多好。

阳光,悠悠缓缓,终于破云而出,想是经过了一番辛苦的对抗,为了让今日阳台更美。一道道,一丛丛,有的毫无遮挡地直射,有的透过浓密的枝桠斑驳投影,地面,栏杆,窗台,竟有了动感,忽地生动和温暖起来,多了些内容,生了些念想。

风,劲了。身后,飘过叮咚叮咚的清脆声响。循声而望,挂在门帘旁的粉色风铃正随风而摆,上面系了许多蝴蝶结和串串五彩缤纷的幸运星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明丽的色彩,容易让人怀念童年。这风铃,串起童年时光里七色的梦。

兰花、月季、文竹,还有长势良好的葱蒜,各样的盆栽把阳台装扮得生机盎然。偶有几片枯叶,那是生命的色彩,让简单的绿肥红瘦多了些意韵与深刻。成群的蜜蜂莫名而来,嗡嗡萦绕,我们吓得连连退后。友人说,蜜蜂从不会主动蜇人,它们只是奔这些花花草草而来,安静地看它们忙碌,也是一道难觅且美丽的风景。

不敢轻举妄动,手捧清茶一杯,乖乖地找了一本书安静地坐下随意翻阅。听闻着鸟语花香,感受着风轻云淡,承恩着阳光漫洒,还有友人陪着聊天,不时笑声朗朗,心中别样的安恬与宁静。

开始漫无边际地浮想联翩。在这阳台,若是夜间,月华如练,盈盈轻洒,星光如焱,悠悠诉说,有相爱的人温暖地依偎,红酒醇香,烛影摇曳,无需言语的交流,却心意相通彼此懂得,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深情在心间汩汩流淌。那样美好的感觉,我想于我贫瘠的语言绝对无法写出其中的温婉与微妙。

心,依依期盼,开始有所思,有所念。在阳台间或远或近的张望里,眼里涌起莫名的潮湿,心间浸润得脆弱柔软。看眼前叶茂花娇,灿烂的阳光穿透时光的城墙,我清晰看见曾经的自己。

过去,渺若云烟。现在,踟蹰彷徨。将来,遥不可及。天空,高远,疏离。低眉的瞬间,不经意瞥见,墙角那一株雏菊,开得孤单,却又格外风骨,自顾自美丽。

午饭,大家提议设在阳台,可以吃着美味赏着风景,听着风吟鸟鸣,沐着阳光花香。十几个人围着一大桌,鸡圈里活宰的土鸡、自做的腊肉、池塘捕的鱼、飘香的坛子菜,还有从菜地摘的绿色天然时蔬,配上自家酿制的纯米酒,未入口,已是浓香侵鼻,直叫人垂涎欲滴。饭桌上,大家把酒话聊,谈笑间,竟是三个小时。

城市,是现代的代名词。农村,已并非蛮荒之地,而透着原始的本真与淳朴。城市的阳台,望到的只是熙攘的人流车流、炫目的霓虹、纸醉金迷的夜夜笙歌,还有那些惯常的冷眼与淡漠。农村的阳台,望到的却是大自然的美好、温热向上的力量,才是我们疲惫心灵的向往,更是对自己浮躁心灵的重新认识与反省。

小小的阳台,览尽山川秀美,感天地之宽,心事不过尔尔,心便有容乃大。返程,自是依依不舍,不舍友人的热情,不舍这一片清灵山韵。

我想,我若能有五柳先生的才情与淡泊,是否也能在干完杯中酒后可以做出“采菊东蓠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千古佳句来?


治癫痫较好的医院在哪
癫痫病发作时的症状表现
武汉癫痫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