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抒情散文 > 正文

【荷塘“冬之恋曲”征文】自立门户(小说)

2022-04-20 10:55:34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素素在宾馆工作第三年在心里有了理想目标,决定合同期满不再找工作,自立门户开店。

素素非常佩服《红楼梦》里的赖嬷嬷,她是《红楼梦》里众多的奴才中唯一自立门户的人。

素素走进职工餐厅,开始明白大街上为什么很难看见帅哥靓妹,都被宾馆搜刮来了。她端着饭菜,眼睛在餐厅搜索同部门的员工。

叶红早已举手拍桌子在呼唤她:这儿,这儿。

素素刚放下饭菜,领班也加盟了进来。

大家说说笑笑吃着饭,领班突然说他将要出国。

素素扬眉:做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出国?

领班说出国三年可以挣一套房,我也要成家立业的吧,你们封我的贾宝玉毕竟不是真的。

叶红笑:出国三年,当心你的小女朋友弃你而去,现在的社会瞬息万变,何况三年?

领班说是我的跑不掉,跑掉就不是我的。

叶红忧国忧民:那客房部不就是没领班了?

领班透露消息:新的领班将在客房部产生。

19:50分,素素一路小跑进宾馆的更衣室换上工作服到达工作室时,要跟她交接班的员工叶红已火急火燎在等。见到素素,她指指时间:要提前10分钟的,你迟到了。

素素对着镜子化淡妆:你什么时候准时过?工作上有什么重要的事先交代一下。

叶红不耐烦:你不会看工作日志?好了,我下班了啊!头也不回做了个拜拜手势。

素素对着镜子抿了下嘴唇:滚吧。

素素在翻看工作日志。有一处她不明了,宾馆请了一有名的男画家,请他画一些画送给达官贵人。这个画家白天睡觉,晚上在会议室作画。已经画了好几天,几天来他都交代他画画不必打扰(就是不必送茶)。但是今天工作日志上空空如也,既不说要送茶也不说不必送茶。

素素一个电话摇到客房中心:帮我查查那个在二楼画画的画家要不要送茶。

客房中心查了一会回答:不知道,没记录。我这边交接班的人也下班了。

素素恨不得将叶红抓回来好好吼她一通,一个工作日志都写不清楚。明天交接班我要活劈了她。

话筒里传来客房中心的询问:这么暴力?你要活劈谁?

素素赶紧挂了电话。

素素将电话又摇给叶红,不接,也不知与哪个小白脸约会去了。

素素在工作室纠结来来回回思考送茶还是不送。让素素纠结倒不是怕经理批评,她是怕那法西斯的经理扣起钱一点道理都不讲。素素对钱可没仇,谁愿意做个穷人?穷人死了到阎王那儿恐怕都不待见,一不高兴将穷人打入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连我们伟大的鲁迅先生都说了:梦是好的,否则钱是重要的。

素素最终决定送一杯好茶,即便打扰了那画家,看在这杯好茶的份上,画家应该不会投诉我吧!

用托盘托着茶,素素敲门。

“请进”画家扬声答。

素素推门进去,倒是没有看到长发戴耳环的怪物,是一个充满烟火的中年男人。

素素看到他正完成一幅画,正在写上赠送某个达官的名字。

素素看着那幅画没来由叫一声:好!

画家喝着茶:怎么好?

素素倒是老实:我是不懂画的,只是觉得好。画中的女子倒不像在放牛,她的双眼有梦。对了,这是一个有梦的女子。

画家放下茶杯:我要送一幅画给你。

素素有点若惊。

画家说明早到这会议室来拿画。

第二天素素拿到了画家送给她的画,画上是两条鱼在畅快的游。

来接班的叶红得知原委又妒又忌叫:凭什么送给你不送我?

素素得了幅画,心情大好,也不活劈她了。

另一搭档高静也进了工作室,看见这幅画的作者锐声叫道:这个画家很出名的,素素这幅要卖的话很值钱的。

素素收起了画,对着高静不满:多好的一幅画,不说好好欣赏,到了你的眼里全折合成钱了。她分别拍了拍叶红、高静的肩:牛儿马儿好好干活,我告辞了。

每个星期三是开班会的日子。

素素走进会议室,两个工作搭档叶红、高静早已到,彼此打了个招呼。素素就挑了一个座位,将自已舒舒服服放在上面,她在心里想:以后她的图文店里一定要买一个太师沙发,可以收放自如,收起来可坐,放下来可躺。想着想着,素素美美地笑了,天啊!太幸福了。“乐土”二字自然而然跳了出来,这就是以后图文店的店名了。

经理也就比素素大5岁,她紧绷着脸象办案的黑包公,领班紧随其后。

黑包公扫视了一遍会议室里的芸芸众生:今天的班会就说说大家彼此工作之间还有什么不足改进的,大家畅所欲言。

素素歪在沙发上听着同事们的言不由衷乱哄哄的发言,心却跑到她的“乐土”神游去了。

“我来说说素素工作中需要注意的问题。”许利玲笑眯眯说。

素素一下在沙发上坐正了身子,两眼盯着许利玲,看她说什么?

许利玲一副经理的口吻:素素这个人比较的粗枝大叶,工作车不整齐,那上面的杯子有的破损也没换掉,这要是开会将客人的嘴划破了可怎么得了。到咱们这宾馆来开会的不是贩夫走卒?还有,素素你不要一天到晚竖着眉毛,要学会微笑,我们每位员工要让来到宾馆的客人到家的感觉。还有就是员工要牢记宾馆的守则,尤其是不能向宾客索要东西。

许利玲笑问素素:你是不是向某著名画家索要画了?

黑包公听得象融化的巧克力频频点头。

素素真想借雷公公的手给许利玲一个炸雷。会上大家只不过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敷衍敷衍经理的,素素认为自已的群众关系还行,几年来,在宾馆她已修炼到只干好自已的活,不关已事,决不开口,闲事不沾,没得罪什么人呀!许利玲为什么会拿她作法?电闪雷鸣间素素一下子明白了,领班要出国了,新的领班将在客房部产生了,谁都想往上爬,要想爬得高得有垫脚石不是?素素发现自已一不小心做了垫脚石了。她看着满会议室这帮利益熏心的家伙,要是动不动都拿我做垫脚石那还得了,不等到二年合同期满,自已岂不是要被踩成肉饼?此歪风不可长,必须刹住。

素素清了清嗓:谢谢许利玲对我的提醒,我一定接受来完善自已。我呢也有一些话要说说,这是国宾馆,是国家领导人来下榻的地方,作为员工要严格要求自已的不当行为,有的员工值夜班居然带着男朋友一起过夜,我不是空穴来风,你们可以去机房调看4月15日的监控。另外,我要说明一下,那幅画并不是我向画家索要的,在我给他送茶的时候说要送我幅画,情况就是这样的。画家还没走,你们可以去调查。

许利玲脸变得惨白惨白的,如果查到,她被开除是肯定的了。

黑包公不知道在自已眼皮底下还有这等事,她虚张声势挥挥手:这事我会查的。

会议结束后素素经过客房中心,听到黑包公与许利玲在争吵。

黑包公很生气:你的胆子不小哇,幸好素素在会上没点名。

没想到许利玲比黑包公还凶:我辞职好了。

黑包公倒软了三分:你就算辞职?现在还是要上班的吧!不是有规定辞职要提前一个月提出吗?

素素快步走过,在心里犯嘀咕:这个许利玲是哪门子的皇亲国戚,黑包公都让她三分?。

叶红、高静都觉得新领班非她们莫属,工作室里每天都会多出一些贴着的纸条,内容是大谈特谈怎么将工作做好,两人贴纸条比赛似的,工作室贴满了鬼画符。

素素有次见叶红、高静二人都在工作室,指着贴着的那些鬼画符:真是油蒙了心,不过三五年的功夫,这里的员工大多都各奔东西,在这里工作是一碗青春饭,这个道理都明白吧?快把这些鬼画符揭下来扔了。真是一群蝼蚁之争,你俩瞎争的什么?

高静欲言又止。

素素说怎么你还不服气呀。

高静说不是,是我对许利玲说你得了一幅画的,但我说的是画家送你的,你看她在会上就变成你索取了。我真不知许利玲是这样的人,我也就是这么一说。

素素说这不关你的事,狼想吃小羊还怕找不到借口。

叶红说我瞅着你可不像只小羊?

素素答怎么不是?只不过是警惕性高一些跑得快一点的小羊而已。

领班终于出国了,新的领班居然是许利玲。素素心里暗暗叫苦,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,很快她就在心里决定:兵来将挡,水来土填。

许利玲指着会议室的杯子里的一根头发对着素素发飙:瞧瞧你洗得杯子,头发还在里面。

素素看着杯子里的头发:我洗得杯子全是干净的,这根头发是你的刚刚掉进去的。

许利玲看着一副刁民难缠的素素:你看到我的头发掉在杯子里了?

素素翻老帐:你看到的那个破杯子难道我在会议上用了吗?我还没来得及扔并不代表我会用,我又不是瞎子?你拿着鸡毛当令箭。我的眉毛就是竖着的,爹妈给的,怎么着了。难道都要象你那似笑非哭的八字眉就合格了?

许利玲改变路线:素素你至于吗?不就是杯子里有根头发吗?不就扣一块钱吗?你就这么爱财?

素素强调:我爱财怎么了,我爱的是我自已的钱,我又没有去偷抢拐骗,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

最后一句话戳痛了许利玲,她勾着肩缩着背灰溜溜到别的楼层去了。

素素看着许利玲的背影气哼哼:别惹毛了小羊,急了也是会咬人的。

宾馆没隔多长时间就来一次职工大会。

宾馆老总是苦出身,开会总不忘忆苦思甜,大意是他以前家里穷,他赤着脚挑着菜卖。然后就大谈节俭之道,他要求宾馆每个员工要将废报纸、塑料瓶、硬板纸、易拉罐……等等凡是可以卖钱的废品都不准扔了,都要收集好卖给废品站。老总苦口婆心说不要小看这钱,你到商场去买东西,少一毛钱你也拿不走。

高静捧着头听得实在不耐烦:我现在知道了,以后我失业了,可以去拾垃圾。

素素也听得昏昏欲睡,为了不让自已睡着,她对身边的叶红满口胡诌道:叶红啊!我看过相书的,你眉心的那颗痣很不好,命运多舛啊!

叶红抚摸着眉心那颗痣:你不懂不要瞎说好吧,这是颗美人痣,是要让无数英雄竞折腰的。

素素爽笑:原来你要做祸水呀。

叶红也笑:你这人阴险。

笑声引得黑包公脸上又飞起了几朵乌云。

职公大会最后公布的消息让素素沮丧,全市宾馆、大酒店之类服务行业将举行技能比赛。技能是素素的短板,尤其是客房部的铺床比赛。以往宾馆自个举行的比赛素素总是荣登倒数第一,她从来也没有感到耻辱,技能比赛嘛,又没有什么智慧含量,就如《卖油翁》所说:唯手熟尔!有什么了不起。

黑包公驾着云俯视着素素:职工大会听明白了吗?一个月之后的客房部将先举行铺床比赛,然后派第一名出去再与其它的宾馆、酒店比,当然这与你没什么关系。我担心的是宾馆举行比赛的那天老总也要参加,你这个倒数第一名怎么办?瞧你铺床象是在看慢镜头,别人铺一张床只要1分多点钟,你老人家铺一张床要8分多种。

素素在心里抗议:那还是拼了老命的成绩。

黑包公一副恨铁不成钢:我也不指着你得荣誉,不丢丑就好,把你的那铺床成绩8分多钟控制到3分钟之内我在老总面前也可替你扛过去了。记住,超过3分钟你这月的奖金就没了。

最后一句话素素听得一阵肉痛,一个月的奖金1千好几百,“乐土”里的一张电脑桌飞了。离比赛还有靠近一个月的时间,素素决定好好的练练,为了自立门户,为了心中的乐土。

客房部的员工分为两种,一种是清扫房间的,一种是值日的。清扫房间就单纯打扫房间,每天大概要打扫十几个房间,象只驴在相同的房间不停地打转转。就算每天最少打扫12个房间,每个房间2张床,那就是每天要铺24张床。所以清扫房间的员工是不怕比赛的,她们天天在练习。难得是值日的员工,她们因为每天负责会议,走客房的查房,接电话登记进客、走客的情况等等鸡零狗碎的一些事情,铺床倒是练得很少。

素素冷眼瞅了瞅别的值日员工她们也都能在3分钟之内搞定,她心情沉重想着这3分钟怎么来安排?西式铺床抛好第一条床单要包好四个角,然后抛第二条床单,抛第三条毛毯,第二条床单的头部与第三条毛毯要折起两道约40公分左右包边,床单的尾部还要包角。然后套两个枕头放在床头,最后套上床套。素素象个穷人怎么计算这3分钟都不够用。她决定先去观摩第一名是怎么铺的。

上次比赛第一名刘勇正挽着袖子大干革命,她正准铺第二张床,只见她抓着床单那么一抖,床单不偏不倚就落在了床上,素素还没眨眼,刘勇已将四个角包好了,她眨了下眼,第二条床单与第三条毛毯的40公分包边已好,还没转身,一张床已铺好,都没见她是怎么套枕头铺床罩的。整个铺好的床看上去整洁、美观。素素看看时间,两分钟不到。整个过程就见刘勇的一双手象两个白团在舞动。

素素直感叹,非一日之功,非一日之功。光那两床床单加一床毛毯抛到床上不偏不倚就够她喝一壶的,还有那包边包角的,最后还要加那两个讨债鬼枕头3分钟之内搞定这不是要命?尽管前途险恶,为了月奖金1千好几百的大洋也要尽力,先从抛床单练起,素素在心里决定。是哪个皇帝说的?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安徽癫痫医院
广西公立癫痫医院
武汉治疗癫痫好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