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随笔散文 > 正文

情系白羽溪

2022-03-30 18:32:58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每逢星期假日,二妞总是拉着我的手,要我带她到千鹤湖公园去玩。公园离我家不远,来去也方便,因此,我和二妞就成了那里的常客。

吸引二妞的当然是园中的儿童乐园。二妞在里面滑滑梯,跷跷板,荡秋千,捉迷藏……都玩疯了。每次总是要连拉带拽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而对于我来说,在闹市中有这么一处安静的地方来放松心情,确实难得。

园中的乐趣,在我的眼里,不在于连心桥上用线串起成千上万的彩色纸风车,虽然五彩缤纷的风车,像一道气势恢宏的彩虹,但这一刻不停、随风嬉舞的风车,也太闹得慌,让人目不暇接,眼花缭乱;也不在于草坪上的电动恐龙,虽然它们神气活现,又是摇头,又是摆尾,时不时地还嘶吼几声,但总是这样,且迈不动一步,渐渐地连孩子都对它们失去了兴致;也不在于千鹤湖上上百只飞翔的大雁,它们追逐着饲养员的快艇,为了一点口粮,改变了随季节迁徙的天性,对于这种趋之若鹜式的飞翔表演,我没什么兴趣,也看不惯雁群围着饲养员争食的那一副奴颜媚骨……

虽然湖中的大型组合喷泉勾起了我一点兴致,那千鹤湖里的水仿佛成了精似的,竟然合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,充满了灵性。但是一想到这只是一种吸引人气的商业化手段,而且只是在晚上固定的时间表演十五分钟,这又怎么能让人尽兴呢?就是那人头攒动、摩肩接踵的人群,也足以让我望而却步。现在晚上的寒气太重,也不愿让二妞出来受凉了。

让我钟情的却是园中的一条曲折多变、幽静可爱的白羽溪。白羽溪的源头是跌水崖瀑布,远远地就听见轰然作响的水声,显示出不凡的气势。跌水崖瀑布虽从高度上,比不上庐山的三叠泉瀑布,但她的秀美却能与之比肩。自上而下,分成几绺。翠玉珠帘似的挂在高高的假山上。绝对比庐山的黄龙潭瀑布要壮美的多了,黄龙潭瀑布只是那么亮亮的一泓,乌龙潭瀑布虽然也有几绺,但它们的高度落差也太小了,实在让人不敢恭维。

从跌水崖流下来的水,经过暗渠,来到高低起伏的土丘之间,虽是人工形成的,但也不失野趣。土丘上下,各种花草树木,俯仰生姿。溪水两岸长满了芦苇、菖蒲、茅草……水面上还有各种水草,以睡莲居多,紫红色的花朵优雅地开在水面上。大大小小的石头,散落在溪水里,显得错落有致。就像柳宗元在《小石潭记》中写得那样:“近岸,卷石底以出,为坻,为屿,为,为岩。”

溪身也是那样“斗折蛇行,明灭可见”,“其岸势”也是“犬牙差互”。小溪上有简洁纯朴的平桥、弧线优美的拱桥,也有精致秀巧、曲曲折折的景观桥。溪水的水面,有的地方宽阔,水流平缓,听不到一丝水声,好似恬静羞涩的村姑,默不作声地做着自己的事。有的地方,因为有怪石的阻挡,水面狭窄,又因水位落差大,水流湍急,水声清脆爽朗,犹如二妞的笑声清脆响亮,毫不做作。

坐在溪畔的石头上,晒着温暖的太阳,耳畔是公园播放的古琴曲。一时间,琴声悠悠,芦苇萋萋,竹柏苍苍……仿佛置身于柳宗元笔下的小石潭,完全沉醉于这恬淡雅致的环境中。

二妞也没闲着,一会花间捉蝴蝶,一会在白色的沙滩上玩沙子、对城堡,一会又大呼小叫地拉着我,去看锦鲤……在她的感染下,我仿佛回到了我无忧的儿时:溪畔拔茅针,芦苇丛里钓龙虾,摸小鱼,用瓦片打水漂……我用一根芦苇给二妞做了一个简易的小水车,二妞看到流水冲击苇叶,小水车不停地转动,她玩得就更欢了。

城市的开发早已抹去了我记忆中儿时的痕迹。只有在这里,还能寻到我小时家乡的味道。

哦,白羽溪,你不就是我梦中的那条小溪吗?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,愿你永伴我和二妞的身旁,一直到老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长沙能看好癫痫的医院在哪
武汉治癫痫病好的办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