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比我小七岁

2022-04-14 14:38:23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我想你了,但是我不想和你谈恋爱,我可以告诉你吗?不知道为什么,总会想到你。虽然见不到你,但是,和你聊天也很开心,好像终于活过来。我是爱你吧。也许这不叫做爱。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喜欢看你的眼睛,你的头发,你的嘴唇,你的白色或者粉红色的羽绒服,看你撅起嘴唇傻傻的笑……

你站在我的面前,有一种依偎的感觉,我想顺势就抱着你,或者起码让你真正依偎在我身旁,可是我拉着扶手,和你始终保持一点点若有若无的距离。我想到《绝对是梦》里的一段话。“如果爱一个人,千万不要与他同居或者结婚。维持一个辽阔的距离,偶遇,可以爱慕的目光致敬,轻巧温柔,不着边际的问:‘好吗?’一年一次已经足够。”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到,但是我感觉我和她之间就很像梦一样,也许这本来就是一个梦。

我想你了,可以告诉你吗?但是你不要紧张,你还是个小孩。我不要和你恋爱,恋爱太累了,也太奢侈,像你说的,也太麻烦。我只是想你了,也许也爱上你了,起码,已经遏制不住地喜欢你了。这是我的一个毛病,看到漂亮的女的就会喜欢,甚至想去亲近,真是不可救药。你可以说我在夸你漂亮,其实不是的,也许也是吧。

早上我准备在车上好好看书,忍不住要给你信息,并且期待你的回复,即使是嗯,啊,哦,也觉得无比开心和快乐,好像坐车不再是一件辛苦的事。

你说肚子疼,不小心喝了冷水,在刚刚开会后。我以为只是一般的不舒服,但还是唐突的要求去看你,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呆在一起,说过一段完整的话。

你说你不舒服,除了有点担心,其实我还感到特别的开心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不过我倒不希望你真的疼,至少不要那么的疼,不然,我就会难过,并且我也不知道怎么救你,也看不到你蒙娜丽莎似的微笑了。最好就是暂时的疼一下,等我到了,过一小会就不疼了,然后我们就一起走走,去看看马路,车辆,行人还有随便什么,你尽情的去看,我只要看看你就好了。

我也不知道我会对你做出什么来,也许会抱抱你,也有可能会亲你,甚至去爱抚你……最后我一样也没有做,所以就真的失去了你。假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就不放过你。结局也许一样,甚至更糟,有什么关系呢?至少后悔又多了一种原因。

看着你离去,走向那黑影重重的建筑,我竟然没有那么的难过和惋惜,反而觉得这样很好,没有什么压力,明天又可以重新见到你。

我骑自行车很快,飞一般的朝你奔去,我大脑运转的速度更快,它同时进行着无数个运算:你肚子疼,喝了冷水,那就不可以喝冷水了,你让我给你带一瓶水,那一定不可以是冷的,去哪里弄一瓶热的水?热的牛奶可以吗?哪里有?这儿有一家买牛奶。老板,有热的牛奶吗?没有,但是可以现在热一下。好,那就热一瓶吧。不是所有人都爱喝牛奶,而且你明确提到要带一瓶水。我带一瓶牛奶,即使是热的,这也可能是一件错误的事。我要赶紧再备一瓶纯净水!

老板,这里有纯净水吗?他的店面很小,扫了一遍没发现,但还是不放弃,无谓的问了一句。没有。哦……牛奶还没有热好,我知道你肚子在疼,你在等我,我很焦急,但竟然是怕你跑了,怕你突然发信息告诉我,你已经好了,这样我就见不到你了。我这样想,对不对,我也不知道。也许不对吧。如果我是爱你的,又怎么会不希望你好呢?可是我很想反驳一下。至少也要等我见了你才好嘛。我发现自己好自私,尤其是在爱的时候。怎么会有无私的爱呢?

牛奶还没有加热好,我就去隔壁店铺找水,没有找到水,倒是看见在卖包子馒头烧卖玉米……不说那么多,你肯定饿了,你的肚子疼跟没吃饭也许也有关。你好,来两个烧卖,可以微信支付吗?我没带钱。可以。太好了,哈哈。我一边兴奋,一边扫码,一边又想,也许你不喜欢吃烧卖,那再来一个包子吧。你是个小丫头,但也是个小女汉子,要吃多点,虽然我倒不想把你喂成一个小胖丫头。你现在的样子就很好,精致,小巧,不多也不少……

牛奶热好了,和吃的打包在一起,放在车子的挎包里,本来我打算放在背包里,但是我怕压坏了。我还想给她买水,所以我又从车上跳下来,快速的跑去第三家店铺,丢下单车倒在某个地方。竟然是卖水果的店,会有水买吗?我都怀疑。我要买一瓶水,有没有!有,你要什么牌子的啤酒?不是,我要一瓶纯净水!哦!我听错了,哈哈!有。她很从容的和我讲笑,然后从比较高的货架上变出一瓶农夫山泉出来,我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,好开心,好像喊出来,就要这个!

你要农夫山泉,还是怡宝?我只是想买瓶水,没想过还要选择;我们要爱一个女人,却有很多女人在这世上,我们必须选一个女人,选来选去,时间全耽误在选择上,而不是女人身上,这就好像嫖客把宝贵的时间全浪费在解扣子和拉拉链上。她拿了一瓶农夫山泉在手里了,那就农夫山泉吧!她拿了农夫山泉之后,又忍不住去找怡宝,而不直接把农夫山泉给我,并且很俏皮的告诉我还有另一个选项,怡宝,好像在提醒我有什么特别的意义——你我的怡宝!这个女店主必定是个高明的销售员,懂得顾客所有的心理。怡宝,你我的怡宝,情侣,爱,她……农夫山泉?农夫?老板我要怡宝!我看到老板脸上有一丝丝得意的微笑。

单车还躺在那里,领起自行车就准备冲刺。刚才的怡宝浪费了一点时间,考虑到你可能真的等的有点不耐烦,我就赶紧打开手机给你发了一条带有欺骗性的短信。你在哪里啊?找不到你。

我当然知道你在哪里,你在地铁里嘛,出门你就告诉我了,不然我往哪骑呢?可是这是高明的一招。人在不舒服的情况下,只希望有人呼应他,并不关心呼应的是什么,尤其是女人。她们对语气和音色的挑剔要比内容和修辞严格的多。同样一句话,不同人,或者同一人不同语气讲给她听,会得到完全不同,甚至截然相反的待遇。她们还义正言辞的说明这是她们的直觉,本能和第六感什么鬼!

小时候,我们语文老师问,这道题选什么?刘萍说A,老师说好,即使错了也会给她编个理由安慰鼓励;我要说选B,即使对了,也要挨批评,上课不要讲话,你的声音不好听,会影响全班午餐的食欲。然后全班就哈哈大笑,我也跟着一起笑,不笑白不笑,但是马上大家就又都不笑了,剩下我一个人笑,很尴尬。我一边保持笑的的状态,一边开始思考该不该继续笑下去,因为我爸爸跟我说过要坚持到底。再然后,我就一人在站在课室外面去思考人生去了,老师给的罪名是,讽刺全班同学还有老师。

顾不上等你回信息,就呼呼的迎着风往地铁赶去。你知道我骑得有多快吗?我甚至超过了一辆小汽车,它正要横过,但在路口犹豫,我可不犹豫,我一犹豫就见不到你了。所以我就抢在它的前面骑过去。不过你不要担心,如果它真要中途冲出来,我已经做好准备,一手抓着怡宝,脚一蹬自行车,就可以跳下来去找你,留下自行车在地上打转。所幸的事没有发生,所以我现在在和你吹牛,显得很得意。

地铁外停了超多单车,几乎没有位置了,但是我还是找到了一个。我把最外面的一辆车往更外面一摆,我的自行车就插进去了,然后训练有素的拉出锁来,往车轮上一插就算锁上。拿上挎包里的袋子就跑,好像抢劫,一边跑一边还掏出手机,匆匆看了下手机:在地铁里面!我分明听到你的话外音:是不是傻!不告诉你,在地铁里面了吗?还问!气我是不是,我肚子都快疼死了!没来就没来,装什么装,赶紧踩你的破单车,别瞎bb……记得带水,我嘴里恶心的要命,吐了。哈哈!我不生气你这样说我,你现在生病,你是一个病人,然后你还是一个女孩子,女孩子生气对于男生来说是一种福利,说明她在喜欢这个男生。每次女孩子一生气,我就颇为开心,微微一笑,她是不是在喜欢我?小时候有一次,我作为课代表去收一个女孩子作业,她没有写完,于是就在我面前哭了起来,我以为她爱上我了,定睛一看,还是一个美女,于是我就哈哈大笑起来,周围的同学瞬间都看着我,画面尴尬到想钻到隧道里去。

地铁里很暖和,可是空气也比较闷,我这么急急忙忙的赶来,后背竟然出了汗。我看到她了!她刷卡进去了,站在离垃圾桶不远的地方,我也刷卡进去,靠近她,我才算真正看到她。没有激动,没有脸红,甚至一点点兴奋也没有,她的脸色惨白,眉头皱的像去到多年以后,遮着右边脸的发丝也凌乱了很多,只有眼睛还很美,好像要流着眼泪。我想抱抱她,可是又怕她喊非礼,所以就站在离他50公分的地方不动,睁眼看着她,她抬起头也拿眼睛看着我,我们像两个武林高手进行了一段心里对话。

你怎么才来?我已经很赶了,买了点东西,耽搁了。还浪费时间发了一条骗我的信息!恩,被你发现了,哈哈,我错了,下次不撒谎了。我肚子疼死了,站都站不住。你吐了吗?找个地方吐出来兴许会好一点。刚才吐了,诺,就在那边垃圾桶。有没有被人看到?你这么可爱,又漂亮,对着垃圾桶吐被人看到了有失身份。她尴尬地往周围瞅瞅,然后对着我笑笑,没有吧?我吐的时候背着人的,我的发型有没有乱?没有,一样好看,迷死人了。死人了吗?不是,是。跟你开玩笑的,哈哈,看你紧张的……

以上就是我和她的心里对话,对完后,我递给她怡宝,喝点水吧,吐辛苦了。她拿起水来,但怎么也拧不开瓶盖。拿过来,我来。很奇怪,我拿过来一下子拧开了。你和冷水好吗?我还买了一瓶热的牛奶,要不要喝点?她喝了一大口水,听到我说牛奶,就停下来,正对着我说,纯牛奶?恩。然后她就马上使劲摇头,吃了摇头丸一样,要把头摇下来似得。好了好了,不喝就不喝,小心你的头。纯牛奶好惺,要是水果味的酸奶还可以喝一口试试。她再喝了一口纯净水就把瓶拿过来给我,然后一只手插着小肚子,一只手指点江山。不喝啦!好。

我们又像两个木头人站在彼此对面,我看着她,她眼睛平视着我的身后,好像枪战片里,两个被逼在过道里的枪客,正在杀出重围。她一会捂一下肚子,一会又不捂,我不知道做什么好,其实我是想帮忙的。我的手比她的大,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,捂的面积会比较大一些,压强会比较小,受热会比较均匀,而且我刚骑车过来,手也比较热。可是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,我要伸出手去摸她的肚子,她一定会喊我流氓,我倒不是怕她喊,只是不想惹她生气。她现在生病,何必跟她计较呢?等她好了我再去摸好了。

我们这样站着,一会还可以,时间久了我们就像被点了穴,看起来很傻,得赶紧像一个办法。我知道怎么爱一个女人,爱就是拼命地给予,也知道怎样不爱一个女人,就是漠然,但是对于一个爱又不爱,搞不清楚关系的人,就好像电脑面对一堆乱码,读不出来。

我们走走吧。去哪里?找个地方坐坐。哪里有坐的地方?找找,会有的。这里是地铁,哪里会有。有的。没有,有的,相信我。没有的。有,没有……她争辩说没有,我说有,但是我们都开始走动起来,在地铁里像两个鬼慢慢的游动。有时候她会停下来犹豫该不该继续走,我就用食指和大拇指夹着她白色的羽绒服,拉着她走,她也默认了这种模式,只偶尔提醒我不要夹破了她的新羽绒服。我也不想夹着她的羽绒服,我倒希望可以牵着她的小手,但是她会同意吗?虽然从身形上看起来,我们会像一堆父女,我也不太介意,大不了就父女恋罗。

我们从地铁上面走到下面,从一头走到另一头,地铁里比较闷热,但是走起来,有些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,还蛮凉爽的,窃以为对她的肚子疼还是有些帮助的,但迟迟没有找到凳子,还是让我有些尴尬,她的嘴唇也开始嘟起来,像个变异的新西兰樱桃。

快走到最里面的时候,终于看到凳子了,三个凳子,围着一个方形的,绿色光滑的柱子。哈哈!我用得意的眼光暗示她,她白了我一眼,暗示我,虽然有凳子,但可有我们二人坐的位置啊?于是我定睛仔细一看,正面两个凳子,已经被很难看清楚身材的两个女的占了,但是左侧边的一个凳子还空着。还有一个凳子,你看!我们去做吧。小朋友!跟你说了多少遍,我不是小朋友,我已经是个大人了。好吧!小大人,我们去坐坐吧。她轻轻嗯了一下。

在我们里凳子还有不到2米的时候,一个四眼,穿的跟个棕色的熊一样,戴着个破耳机,缓慢的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,一屁股就坐在我们要坐的那个凳子上。顿时,我的脸都绿了,只好偏离路线继续往最里面走,眼睛却死死的斜视着那个凳子,直到看不见凳子和那三个可恶的家伙。

我缓慢地转过头,低下去看她,她眼睛里白色的部分要比黑色的多,而且黑色的部分全顶在眼眶的上半部分,这就是标准的翻白眼,比胖头鱼的要弱一点,但已经很接近了,小嘴又嘟成了樱桃状,只不过这一次是澳大利亚的,还变了异。有是有,又怎样呢?还不是没的坐。我也挺气愤,但看到她的表情,尤其她的脸因为疼痛而变得铁青和变形,这些她自己是看不到。看着她凌乱的,干枯的发丝挡在右边的脸上,我突然有点难过,为什么你要这样呢?你本是那样的可爱、活泼,你这样,我都不认识了。我对着她不还意思的笑一笑,她也挤出一点笑容给我。都怪那个人,把我们的位置给占了,本来是有的。她眼白地更厉害了,虽然大小上受先天的限制还比不上胖头鱼,但是从形状上来看,已经有过之而不及了。如果要给白眼设一个标准的表情包比赛,她现在的表情可以得第一名。

我带你出地铁去走走吧,上面空气比较好。她没有不愿意,走在前面,我跟在后面。她用简单的橡皮筋扎一个简单的马尾辫,裹一件贴身白色羽绒,下面一段半深蓝色紧身牛仔,脚上一双有些旧的白色帆布鞋,她的屁股很小,走起路来,一扭一扭,显得很秀气……她走的很慢,我也只好慢慢跟着,空出很多时间来没处用,只好拿来研究她的上下。

出到地铁口,在决定往左走还是往右走的时候,我表现出了男人的决断性,可是第六感告诉我,这又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我们走在人行道上,脸迎着风吹,很爽,但是对她来说,我觉得太大了,似乎有些不宜。要不,你,倒着走,这样脸不会冷。倒着走?你是不是傻,倒着走还怎么吹风。好吧,我以为你会冷嘛。不冷,很舒服。我们过了马路,沿着干涸的河道走,然后没走多远,就走到了一个正在建的小区门口,这是一条死路。

我应该带她往右边走的,那样可以走一晚上,可以走去小蛮腰,可以走回她的家,可以走去任何地方,但绝不会走回原来地铁口。现在只好拐弯,绕一个圈,走回去了。其实我是知道往右走可以走很久的,我太熟悉那条路了,所以我想带她走一条不寻常的路,带她去探个险,带她去浪漫一下。每一个重新恋爱的人都想和上一段明显的不同,即使是以前美好的。但是我有一种更好的解释,她生了病,不适宜走那么远,所以走入一个死胡同正好。

她的白眼又来了。不好意思,好像走到了死胡同,我们拐弯吧。嗯,是没路了,拐弯去哪里呢?我觉得这是一句讽刺,但也只好受着。拐弯又可以走回刚才的地铁口。哦!还可以走回去啊!嗯,如果你不想回去,我们从地铁口往右边重新走,可以走去小蛮腰,诺,你看,就在那里。我指着小蛮腰可能的位置。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啊,这么晚了,不回家啦?意思就是不去了。

成都治疗癫痫医院
阳江癫痫病的治疗费用
红河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有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