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流年】天远的梦想(短篇小说)_1

2022-04-14 15:16:41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【一】

从刚踏进小学校门的那天起,年轻女老师天远的梦想就像气球一样在天空中飘着,找不到扎根的土壤。

她都不知道怎么在微信上跟昔日的大学同学聊这里的情况。是说这里三面环山,只有一条路还像起伏的带子一样从山外扔进来了;还是说要想从小学校去一次镇里,要等半天的客车,如果来晚了,就只能看到车屁股卷起一股烟雾,绝尘而去。当然,天远跟同窗聊学校的情况都是添油加醋,带点水分的。实际这里的情形并没有那么糟糕。这里的确是三面环山不假,但通向山外的那条路绝对是柏油路,去年镇里投入不少钱修葺一新。距小学校一里远的那段陡坡还花大气力狠狠降低了坡度,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各种车辆雪地里爬坡时可能出现的意外。至于客车,一天只有两个车次,早晨6:00和中午12:00,是少了点。但当地人早就熟悉发车时间,要出门办什么事情都是准点候车,不会耽误事。天远不知道。那天上午学校领导安排天远去镇上听课。天远把自己收拾利索了,刚好6:00。天远不着急,因为听课时间是上午8:00。天远晃晃悠悠地来到路边,正好看到了早晨那班车的车屁股。天远没喊停车,以为等一会儿再坐别的客车也不迟。这一等,就等到了7:30,见不到一辆客车的影儿。天远开始着急了。给教导主任打电话求救。教导主任在电话里没骂她,也没训她,但也没安慰她。只是派车来把天远送到了镇上。但那次事件发生后,年轻女老师天远的心里就不停地敲起了小鼓。第一次外出听课,就发生这样的事,实在说不上有多光彩。那天的微信天远只发了一句话:给我一双腾空的翅膀,我要飞。

是的,天远时时刻刻都想飞出去。飞出这三面环山的山坳,飞出人烟稀少的小镇,最起码能飞回自己的家乡小城也是好的。

天远从小在小城长大,住的是楼房,坐的是公交车。从来不用担忧交通的问题。天远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儿,读完师范类的本科,顺理成章先去应聘教师专业。天远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算是运气好,还是不好。怎么一百多号人应聘,初试,面试层层选拔,偏偏天远就稳稳排在了总成绩第一。然后就像扔铅球一样,在空中旋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就被糊里糊涂地扔到了这大山深处的小学校。而同一时期落聘的同学,有的考上了公务员,有的进了政府的事业编,最不济的也留在了城里,在保险公司觅到了一份不累的差事。

那次同学会的离别酒,数天远最狼狈。喝得一塌糊涂不说,还破口骂人,十分不淑女。她骂主考官眼花耳聋,一支笔轻轻一抖,就不负责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她说本小姐的宏伟梦想就这样被主考官们残忍地毁灭了。那次醉酒牢骚还被同学录了音。天远越听越来气,心里发狠地想着,就不信我陆天远一辈子就是个小教师的命。我一定要凭自己的能耐飞起来,飞过荒凉的大山,飞到最能施展自己才能的热闹的人生舞台上去。

【二】

因为不甘心就这样被封锁在大山的环抱之中,一个月后,当年轻老师天远接到教导主任的通知,要她准备一节数学课,到镇里去上公开课时,天远欣然受命,并且在心里狠狠发誓,我要让这节课上到完美无缺,让小镇所有小学老师都认识城市里来的天远,我跟你们是不一样的。而我早晚要从你们中间飞出去。

不能不说天远的悟性好,是个当教师的料。当天远站在讲台上,心不慌嘴不乱,一个一个环节衔接紧凑,侃侃而谈时,在座的老师都对她投来赞许的目光。评课时自然是好评如潮。天远听着大家的赞美,嘴上很客气地说着要向大家学习,自己还不懂怎么上课,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。感觉自己正被一片姹紫嫣红的花丛包围。

中心校的教导主任照例在最后一项公布数学课当堂测试成绩。其他几个老师的成绩都差不多,基本都是40多个孩子参与小测,20几个孩子成绩是满分。这对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老师来说是很正常的事。等公布天远那堂课的测试成绩时,大家的关注度格外高,都不约而同地屏息静听,教导主任口齿清晰地读着,“陆天远老师的课堂测试成绩,42张测试卷,全对的5人,半对的5人,其余都不正确。”老师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这一次陆天远又被包围到了百花丛中。

因为是公开课,自然遇到了问题老师们就要进行剖析,找原因。陆天远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刚踩到云端上,脚跟还没怎么站稳,就啪嗒一下又摔倒了地面,又狠又重。以至于回到了那所三面环山的小学校,天远还没怎么回过神来。摸一把脸颊,依旧滚烫灼热。

那天晚上,天远的微信还是简单的一句话:人生没有回头路!我不选择如果,只认准前方!

那次失败的数学课以后,教导主任隔三差五来听天远上课,并且给予具体指导。虽然在师范学校学的是教育专业,可走到讲台上,很多专业知识都成了一潭死水。面对学生形形色色的状况和课堂上突发问题的处理,天远快速地搜索脑海中储存的教育理论,怎耐那一刻忽然觉得书本离自己很远很远。而远水解不了课堂上的近渴。

教导主任对天远说,遇到课堂上答不上问题的孩子,要给他一分钟时间让他思索;遇到课堂上坐不住调皮捣乱的孩子,要多给他制造发言的机会,让他没空挡捣乱;遇到……天远觉得教导主任说的那些话仿佛就是书本里说的,每条都对,都是那么回事。而天远一站到讲台上,书本和课堂自动的就有了距离。所以,就光顾着自己表演,演的绘声绘色,教态也美,语言也精炼,板书也漂亮,教学设计层次也清楚分明。可就是小演员不咋配合,一到成绩测试,就发现一堂课的知识,一大半学生都没掌握。

教导主任听完课临出门时,没拍天远的肩膀,也没握天远的手。只是轻轻一笑,告诉天远,我在这个讲台上已经站了二十年。明天我还来听你的课。教导主任夹着听课本走了,天远傻傻地站着,就想着,二十年,那是多长的时间。如果用天远现在的年龄减去二十,那么天远只有五岁。也就是说天远还是那个只有五岁大的兴许还拖着鼻涕的小女孩时,教导主任就已经走进了这座三面环山的小学校,用青春浇灌着这片清冷的土地。而那时,学校门前不可能有柏油路,那条离学校一里路的陡坡兴许更陡,陡到什么程度呢?是和两边的山一般高,还是站在坡顶就像站在了直角的夹角上?天远几乎没法想象。

而听说,教导主任的家住在镇里,离学校15里路。她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。

当天晚上,天远的微信破天荒地没出现一个字,只留下了三个大大的长长的感叹号,让人匪夷。

同窗在微信问天远,发那三个感叹号是啥意思?是不是让大山里的狼撵了,吓得小心脏掉出来了。爱说爱闹爱笑爱逗的天远第一次像大家闺秀一样,在微信上沉默似金。

【三】

来自城市里的天远没想到山里的春天会那么美。

当五月的槐花开遍山野的时候,教导主任组织大家到山上踏青。那是个休息日。小学校里八个老师都来了。他们手里提着袋子,说要摘槐花包饼子吃。天远第一次到山上摘槐花,又新鲜又好奇。来到槐花林里,周围全是莹白如雪的槐花,一串串,香气馥郁。天远一会儿倚着这棵树干站一阵,闭上眼睛使劲嗅着槐花的香气;一会儿又站到山坡上高高的地方,望着漫山遍野被槐雪铺成的山林,如痴如醉的眺望好久。天远忽然觉得这一刻,能置身于槐花林中,看着青山秀水画一般在自己面前展开,就是人生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境界。

天远是真的醉了。

她下山的时候,一串槐花都没带,只摘了一捧狗尾巴草。不时地用毛茸茸的尾巴球摩擦着自己的鼻尖,感觉痒痒的,很舒服。当然,那几天天远吃的槐花饼子比谁的都多。每个老师都带自己亲手包的饼子给天远吃,每个饼子的味道都那么香甜,那么让人难忘。

春天里,天远遇到的美事远不止这些。

天远的讲桌上,每天都有一捧还沾着露水的野花生机盎然地开放。孩子们有的说,是从自己家的后山坡上采来的;有的说,是妈妈上山采野菜,看到好看的野花,顺便帮老师采了一束。孩子说得特别诚恳。天远仿佛看到每一个孩子的眼睛里都闪烁着一簇一簇的光芒,那光芒又幻化成一朵一朵清纯的野花,也沾染着露水,散发着幽幽的香气。

教导主任说,当你真正爱上孩子的时候,你会发现山里的每个孩子都是一块会发光的小金子,你不舍得扔掉每一块。

这是天远刚来这里报到的第一天,教导主任接过天远的行李,帮她整理宿舍时说的话。天远记得那时自己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的,看什么都不顺眼。而这一切或许都没有逃脱教导主任犀利的眼睛。从那次教导主任说,自己在这个地方已经工作了二十年后,天远就试图从教导主任的眼睛中发现点什么,至少有一些什么一定是跟自己不一样的。但天远观察好久,偷偷地看,默默地看,甚至有时候像做贼一样冷不防看一眼,却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到。天远没有从那双眼睛中找到什么跟自己不一样的地方。那双眼睛,有时候温和,有时候严厉,有时候又沉静地像在想着什么。总之,那种眼神所传达出来的表情是天远也有的,也是这所三面环山的小学校里每个老师都有的。

天远想,莫非这就是教师的眼神吗?

但天远已经渐渐习惯用这种眼神跟学生交流。课堂上,哪个同学回答问题特别出色,天远看他的眼神就特别温和;自习课上,哪个同学不守纪律,乱讲话,天远就投去一抹严厉的眼神;看到课堂上某一个环节没有处理好,学生不能及时掌握课堂知识,下课时,天远的眼睛就会望向窗外,陷入沉思。

讲台上放着一个教鞭,是韧性很好的榆树条做的。教导主任说,教鞭放在这里,敲敲黑板可以,但绝对不能落到学生身上。天远试着用教鞭抽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力度不是太大,但一种火辣辣的疼痛立即蔓延全身。那个教鞭,天远几乎忘了用。上课时,她养成了用黑板擦敲黑板,提醒学生注意的习惯。习惯一旦养成,就很难改掉。所以那次当天远的眼光无意中落到那根教鞭上时,忽然觉得这样一根藤条放在讲桌上是那般的不合时宜。就顺手拿起来折断了。

很久不上微信的天远那天晚上在微信上提了一个问题,引起大家的热烈讨论。天远的问题是这样的:你知道我是用什么做教鞭的吗?

当然,天远愣是没告诉大家那个最正确的答案。很多人因此云里雾里。

学期末,镇上要搞一次课堂教学评比,依然是上一节数学课。评比还要分出不同的等级。教导主任对天远说,怎么样,想不想上?想起上次的滑铁卢,天远仍然心有余悸。就不想在跌倒的地方再爬起来?教导主任明显用的是激将法。天远的斗志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。

为了上好这节课,天远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。从幻灯片设计,导语安排,新知识讲授,习题坡度,每个环节天远都做了精心的思考。教导主任在听完天远的试讲课后,对天远说,你已经逐渐成熟了,能驾驭得了这个课堂。但必须还要记住一点,不要在课堂上把自己当演员,只想着表演得出彩;你要把自己放到一个教师的角色当中,踏踏实实地就想着用什么办法能让学生有兴趣学习,爱上学习,而不是做那些五花八门的表演秀。

带着教导主任的叮咛,天远走上了镇里中心小学的讲台。在那堂课上,年轻的城里女孩天远再一次让全体老师记住了她的面孔。当然评课的时候,没有人说她是个多么会作秀的好演员,而是说她的课堂基本功扎实,课上得朴实,注重学生的所思所想,是真正做到了润物细无声。天远最关心的课堂小测成绩也颇令人满意,全班42人,35人全对。这已经是相当令人满意的成绩了。最终结果,天远真的从跌倒的地方重新站了起来。

这次评比对天远更重要的影响是,中心校的校长对天远说,下学期要把她调到镇上的中心校来任教。与此同时,天远的爸爸也打来电话,说在城里给她找了一个更好的事业单位,秋天就可以去上班。

【四】

可以马上飞出山沟沟的天远却高兴不起来。她甚至忘了自己当初的宏伟誓言:给我一双腾空的翅膀,我要飞。

暑假马上就要来临了,摆在天远面前有三条路可以选择,回小城,去镇中心小学任教,或者留在这里。天远发现自己不再那么热衷地回到小城了。她觉得这里挺好,她爱这里淳朴的孩子,爱这里善良的同事。她觉得大山里的孩子真的都是一枚枚能发光的小金子,假以爱,他们就灿烂夺目。而这里的同事一年来对天远照顾有加,生活上知冷知热,尤其是教导主任,给予天远的帮助何止三言两语那么简单。但是,爸爸的电话接二连三地打来。天远知道,爸爸为了给自己谋到这份城里的工作,也花了不少钱。让爸爸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打水漂,天远也于心不忍。

那天黄昏,学生都放学之后,天远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。窗外是栽满月季花的花坛,在夏季的微风中芳香四溢。几只蝴蝶在花间依依不舍地飞来飞去,总也不肯离开。这时,天远听到轻轻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,不用猜,一定是教导主任。一年来,教导主任听了天远很多次课,天远对她着力很轻的脚步声已特别熟悉。

“不着急回家吗?王主任?”天远起身说。

“恩,夏天天长,等会儿走。”

“最近有难事了吗?”天远的心思终究没逃过王主任的眼睛。

天远把自己的犹豫一股脑都说了出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喜欢跟王主任讲话,连秘密都不设防。说完了话就觉得心里踏实,好像有了主心骨。

王主任对天远说,“有一句话我一直没告诉你,但现在我觉得可以说了。就是那次你在镇上上完了第一节公开课后,中心小学的领导班子对你评价特别高,都认定你一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好老师。但是在公布学生小测成绩那一环节时,是我偷偷向中心教导主任提了建议,故意让你的测试成绩降到最低,而实际上你那堂课的测试成绩是所有上课老师里最高的。”

“啊?怎么会这样?”天远吃惊地望着王主任,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

“天远,你太像我年轻时的样子了。刚从师范学校毕业,心气高,不懂得脚踏实地做人做事。我看着心疼,我不想让才华横溢的你就此埋没。”王主任的眼神溢满了疼爱,又说,“我当年也是得到了一位前辈的悉心指点,让我漂浮的心落到了地面。现在,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帮你。不为别的,天远,就觉得你能成为一名好老师,你也该是一名好老师!”

“我走了,天远!人生大事,最终决定权还是留给你自己!”天远目送着王主任的身影消失在校门前的柏油路上,越来越远,渐渐变成了一个小点,开始出现在离学校一里路的陡坡上。这条路,王主任一走就是二十年。天远想到这件事,心里蓦然地酸一阵,又甜一阵。酸酸甜甜,竟有些五味陈杂。放假的前一天,天远的爸爸开车来,把天远的行李都拉走了。老师们说,天远不会再回来了。好容易飞出了大山沟,谁还会那么傻回来守着三面环山的小学校?

但新学期要开学时,老师们拿到了全镇教师名簿,那上面赫然写着“天远”的名字。不知道此“天远”是不是彼“天远”?大家疑惑不解地议论之时,王主任却偷偷地笑了。只有她知道,天远最近更新的微信写着:给我一双腾空的翅膀,我要在青山秀水间飞翔!

王主任和天远的微信一直共享。这个,其他老师不知道。

原发性癫痫病是什么意思
得了癫痫病会影响寿命吗
儿童发热抽搐是癫痫早期症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