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爱情散文 > 正文

又是一年木棉红

2022-03-30 20:33:11 来源:会泽文学 点击:0

生命的价值,是语言所无力描述的。你以自己的微薄之力,奉献了一份最伟大的礼物,享受人生的美好吧。当明天你看到旭日在海面照耀时,你就会对自己说:“如果没有我,世上就会少一人欣赏这瑰丽的旭日。”

——毕淑敏

三月份,木棉花盛开的好时节。

清风拂面,初春的晨似乎还残留着寒冬的丝丝凉气,引得花枝轻颤,刺得我一个激灵,使我睁开惺忪的睡眼。

隐约可以看见光线沿着梯田,穿透轻纱般的薄雾缓缓攀爬上来,山间所有物体的颜色顿时明朗起来,禾苗在清浅的水中搔首弄姿,荡漾出一圈一圈的碧波;橙红的、火红的,成片的木棉花在清晨阳光的映衬下仿佛燎原之火,将整座山都燃烧起来!

伸伸懒腰,我在树杈上尽情舒展着我厚实的花瓣,淡黄色花蕊上晶莹剔透的花蜜在晨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。

鸟儿飞落到我的身旁,品尝我甘甜的花蜜,感受它在我身上作怪的尖利小喙,弄得我有些痒,打了一个哈欠,竟把这小胆的鸟儿惊飞了去。

深呼吸一口山中得天独厚的灵气,这才让我完全清醒过来。

远远地便听到汽车笛鸣声,接着我看到了炫彩夺目的各类小车衔接而上,将蜿蜒狭窄的山间小径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车上下来一波又一波的人,有人拿着数码相机就开始不停地拍照;有人掏出纸笔记录脑中奔涌而出的灵感;有人摊开画板就地取材静心创作……

还有人是步行上山的,在这车辆堵塞的山径上,这批浩浩荡荡的小人们显得独特起来。

我听到一位少女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:“这木棉花开得如朝霞般灿烂,不愧拥有‘昌江县县花’的美称。”

我记得千百年前,也是有这么位诗人称赞过我:“十丈珊瑚是木棉,花开红比朝霞鲜。”只是时光飞逝,人不复往昔。

风吹芒草,孩童戏耍,潺潺流水……分分交错,声声入耳,成了一曲春天最悦耳动听的交响乐!

往对面的山腰望去,黎妹含羞带涩,似经不住黎哥的猛烈追求,最后还是缴械投降,乖乖地让黎哥将一朵红艳艳的木棉花瓣别在她繁杂的发髻中,那通红的脸蛋,与头上的花朵有几分相似。

那遥远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:

“你去县城要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女孩特有的绵软嗓音。

“不久……嗯,也就两年多吧。”

男孩说的有些犹豫。

“没事,我等你!”

女孩的声音透着青春活力!

“好,等我回来,我便娶你!”

男孩的声音铿锵有力!

那年春天,年轻的俊男少女许下了最美好的誓言,木棉花开似火,仿若在帮他们见证纯真的爱情。

……一个月……

……两个月……

……一年……

……五年……

时光荏苒,当年的男孩再踏上故土,已是西装革履,成熟稳重的男人。

熟悉的山径,他看到一位女孩在拾取地上的木棉花,用铁丝将它们一朵朵穿起来,动作娴熟,像她当年硬要为他带上木棉花环那般美好。

他笑了,正要举步向前,女孩蓦地朝他回眸一笑,那明媚的笑容让他楞怔在原地。

饭碗般大小的木棉花从他头顶砸了下来。让他清醒了不少,学她那样弯腰拾起一朵木棉花,骤然想起这花的花语:

“珍惜眼前人。”

蜜蜂“嗡嗡嗡”地在我头上作响,扰得我烦了,便使劲摇头,想把它赶走,没想到一个用力过猛,我就脱离了枝头,朝地下落去。

小弟弟抬头惊讶的看着我,也不知道闪躲,只伸出两只白嫩的双手欲将我接住。

在他澄清的眸光中,我看到自己如一只翩翩起舞的火蝶,坠落——旋转——展开羽翅——安然落地。

龚自珍的话在耳边回荡: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

感受泥土的芬香,我又一次回来了。

仰望湛蓝的天空,白云悠然,我相信,来年的春天,我一定会开得更加绚烂!

(原创作者:紫爱莫)


郑州有治疗癫痫病医院吗
郑州治癫痫的医院老百姓都说好